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炒股>  正文

忽悠式重组遭吉林首富打脸 吉药控股老板董秘齐受罚 曾找员工背锅

http://money.591hx.com 2019年11月29日 14:45:53 财经天下周刊
  一纸留下玄机的公告给吉药控股带来了罚单。根据吉林证监局的处罚决定,吉药控股2019年7月24日公告披露的相关信息与事实不符,存在误导性陈述。其中引发矛盾的便是与修正药业重组的前

  修正药业的借壳之旅,随着壳公司吉药控股被证监会处罚,正式落下帷幕;修正药业背后的吉林首富修涞贵,也再次无缘上市。

  11月28日,吉药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药控股”)发布公告称,已于11月25日收到证监会吉林监管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信披违法,吉药控股被处以60万元罚款,吉药控股董事长孙军,董事张亮、财务总监张忠伟等分别被处以30万元、30万元、10万元罚款。28日,吉药控股报收3.79元,下跌3.32%,总市值约为25.24亿元。

  吉林首富谋求上市

  2019年7月10日,吉药控股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100%股权。

  半个月之后,7月24日,吉药控股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与修正药业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其中一言却留下了玄机。

  在公告中,吉药控股表示,根据2019年6月20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该办法具体实施细则尚未出台。经公司与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友好协商,待该办法具体实施细则出台条件成熟后,再继续推进谋划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筹划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事宜。此举向市场传递了与修正药业借壳上市相关的利好消息。

  上述《公告》披露后,吉药控股股票开盘后连续2日涨停,股价从5.40元涨至6.53元,涨幅达20.93%。但7月26日,修正药业便发表声明否认吉药控股的表述。当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也向吉药控股发出问询函,要求披露上述协议的真实内容。

  7月26日收市后,吉药控股再发公告称,因重组方案尚不具备实施条件,公司同修正药业不再筹划资产重组事项,修正药业的借壳上市梦也宣告终止。

  同时,公告还表示,由于公司经办人员失误,在传递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之解除协议》过程中,误将修订稿当做最终稿归档,致使《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暨公司股票复牌的公告》中引用修订稿中错误内容。

  但这一“玄机”已经带来了罚单,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修正药业同吉药控股签署的《意向协议之解除协议》中,并不存在“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等表述。

  上市梦做了15年

  实际上,这已不是修正药业第一次谋求上市。

  2004年,成立9年的修正药业完成股份制改革,并实现收入21亿元,这对董事长修涞贵来说无疑是个里程碑。1995年,交警出身的修涞贵选择下海,接盘当时负债400万元的通化医药研究所制药厂,也就是修正药业的前身。

  从固定资产仅为20万元的国企药厂,到吉林省民营药企龙头,修正药业的转型无疑是成功的。正是这一年,有传言称修正药业尝试在港股上市。彼时,在修正药业担任副总经理的张彦辉曾验证这一点:“修正的确一直在做上市的准备。”

  虽然最终并未上市,但随着规模不断扩张,修正药业的营收和品牌价值一涨再涨。2018年,修正药业以2017财年637.63亿元的收入排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9位。而根据《2019中国品牌500强榜单》,修正药业以1338.44亿元的价值位列医药行业第二名。

  作为修正药业掌门人,修涞贵夫妇的财富也水涨船高。根据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夫妇二人现有约205亿元的身家,为吉林省首富。

  自2004年至现在的15年间,修涞贵和修正药业似乎从未放弃上市梦。

  2007年,有消息称修正药业拟借壳浙江英特集团上市。据《医药经济报》报道,修涞贵在接受采访时对借壳一事的回应有些迟疑,“借壳英特集团这个事,应该没有吧。”随后,英特集团向媒体表示,公司在一年内没有向其他股东或特定投资者增发股份的计划。

  曾陷行贿风波

  比起自己申请IPO,修正药业选择借壳上市的可能性更高,这和修正药业曾陷入诸多负面消息不无关系。

  首先是董事长修涞贵行贿一事。根据吉林省延边林区中级法院2017年7月的判决书,修涞贵曾在2007年多次向时任吉林省靖宇县县长的褚来福行贿,向其赠送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10万股权;后又在2011年向褚某赠送15万股股权。据《直面》报道,有券商表示商业贿赂将对医药企业上市审核有极大影响。

  此外,修正药业曾在2016年陷入销售人员擅自挪用资金的风波。据了解,有16位修正药业地区销售经理被指控或判刑,涉案总金额近400万元。

  作为一家制药企业,药产品屡被曝出不合格也让修正药业的名声大打折扣。其中,修正药业旗下羚羊感冒胶囊产品涉嫌非法添加工业明胶,铬含量超标;其生产的咽炎片产品也被安徽省药监局查出微生物限度不符合标准规定。

  此外,根据国家食药监局公示,修正药业(柳河厂区)原料库的返魂草药材曾部分发生霉变变质,且修正药业存在故意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等行为,因此被吉林省药监局收回药品GMP证书。

  借壳重组无望

  借壳吉药控股一事也证明,修正药业仍在尝试上市。

  政策上,对创业板借壳重组限制的进一步放开对修正药业来说无疑是利好。

  2019年6月,证监会就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证监会提出促进创业板公司不断转型升级,拟支持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

  对于业绩下滑、股权质押比例居高不下的吉药控股来说,被修正药业借壳也是其拉升市值的途径之一。

  根据吉药控股2019年三季报,吉药控股在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为8.55亿元,同比增长42.11%;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16.26万元,同比减少88.03%。

  还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9月30日,吉药控股商誉余额为8.54亿元。根据吉药控股对子公司未来经营情况的分析,公司商誉存在减值风险。

  此外,根据三季报,在吉药控股的前10名股东中,有5名股东,累计约3.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约占总股比的48.33%。其中,控股股东卢忠奎有1.5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第二大股东孙军有1.26亿股处于质押状态。

  由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无论是吉药控股的重组,亦或是修正药业上市,都变得前途渺茫。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