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银行理财>  正文

央行发文监管 网上炒金戴紧箍

http://money.591hx.com 2018年05月10日 10:46:53 第一财经日报

  [近两年来,黄金价格止跌回升,我国互联网黄金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仅上金所的易金通APP,去年全年成交6536亿元,同比增长415%,新增用户7.5万户,同比增长152%。不过,市场快速增长中也出现了一些风险点]

  5月8日,上海黄金交易所网站公布了央行金融市场司下发的文件。这是央行针对越来越多互联网机构开发公众投资黄金产品和衍生品,迈出规范市场的第一步。

  “这是互联网黄金行业的大事件了,整个行业里有很多平台,涉及很多企业,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的管理办法,光说注册资金门槛3000万元,现在就没有一家可以满足的。”一位黄金行业互联网平台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近两年来,黄金价格止跌回升,我国互联网黄金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一些潜在风险点也开始显现。新规首次将对黄金业务的互联网代理商纳入监管,交易、资金托管、清算交割全部由银行接手。

  互联网炒金进入强监管

  周二,央行金融市场司向上海黄金交易所(下称“上金所”)的所有市场参与者下发《互联网黄金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上金所、银行、互联网企业等各市场主体需要在5月11日前提交反馈。

  近两年来,黄金价格止跌回升,我国互联网黄金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仅上金所的易金通APP,去年全年成交6536亿元,同比增长415%,新增用户7.5万户,同比增长152%。

  不过,市场快速增长中也出现了一些风险点。记者了解到很多投资者本想趁着黄金行情好,打发无聊的同时赚点小钱,却不料在短短一个月或数个月内就遭到巨额亏损。

  他们的交易对象是上金所的金银现货。上金所是我国黄金交易的法定平台,同时也提供Au(T+D)、Ag(T+D)等黄金、白银现货延期交收等衍生品种。由于采取10倍以上的高杠杆交易,这种交易具有较高的风险,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参与。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批原各地非法期货交易平台的代理公司在强监管下纷纷开始转型,采用夸大收益的虚假宣传,利用喊单等违规做法,继续诱使不具有专业资格的投资者频繁交易,攫取高昂的手续费。

  这些互联网公司虽然不具有上金所会员的资质,但他们寄身在上金所的银行或地方金融结算中心会员之下,通过层层居间,多级代理,避开了上金所的自律监管。

  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金融律师潘卫平对第一财经表示:“互联网机构缺乏监管,恶意喊单、操纵等做法,秉承了受到清理整顿的地方贵金属现货交易场所。因此有必要出台新规,对互联网黄金业务进一步加强监管。”

  根据《征求意见稿》,互联网机构将不能直接提供任何形式的黄金账户服务,只能在金融机构下做代理,但“不得提供黄金清算、结算、交割等服务,不得提供黄金产品的转让服务,不得将代理的产品转给其他机构进行二级或多级代理”。

  此外,互联网机构代销黄金产品的宣传口径必须和金融机构保持一致,不管是在电脑上还是手机上。向投资者推介黄金产品时,要充分提示风险,不得向风险承受能力不足的投资者销售黄金产品,不得泄露投资者信息。

  金融机构还要做好代销产品信息、互联网代销机构资质、投资者保护等评估,向央行总行备案。

  “黄金是货币,应由人民银行监管,但是黄金衍生品又具有证券期货属性,而证券市场应当公平、公正、公开,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必须有专门专业的监管机构,因此黄金市场监管还要从法律上界定监管职责。”潘卫平告诉记者。

  4月19日,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8全球黄金市场高峰论坛上表示,今年将继续加强制度建设,与时俱进修订完善业务规则,加强对“地下炒金”等非法黄金业务的监管。

  互联网机构资金进入银行托管

  《征求意见稿》对另一项互联网机构大量参与的黄金实物租赁业务也有所影响。

  “这是互联网黄金行业的大事件了,整个行业里有很多平台,涉及很多企业,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的管理办法,光说注册资金门槛3000万元,现在就没有一家可以满足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这类业务中,互联网机构拉来个人投资者,在上金所平台上全款购买实物黄金,随后将黄金租赁给用金企业,企业的租金一部分作为投资者收益,剩下的是互联网机构的服务费。

  “这对行业是好事,起码让沉淀的资产流动起来,参与实体经济,发挥了作用。”一位银行贵金属业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银行愿意和有客户资源的互联网公司合作。”

  近年来,互联网黄金租赁行业增长迅速。以2014年底上线的黄金钱包为例,官网显示公司截至4月底客户总数达到242万人,累计交易金额224.8亿元。

  不过,互联网黄金租赁业务也存在风险点,前述银行人士指出,互联网平台给投资者的收益在5%~6%,远远高于银行的2%,业务在法律上尚处在灰色地带,一些小型平台如果租赁经营不当,发生亏损,无法支付客户利息的话,可能存在卷款跑路的风险。

  “现在央行彻底明确监管态度了,应该是迈出了第一步。”他表示。

  《征求意见稿》要求,互联网机构注册资本应不低于3000万元,且须为实缴资本,同时应具备熟悉黄金业务的工作人员。金融机构应该在各项风险可控的范围内选择互联网机构,并对互联网机构的资质负责。

  另外,互联网黄金业务产品的报价、黄金和资金的运用、产品推介说明的制作等等,全部都由金融机构负责。

  黄金钱包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征求意见稿》本质有两层含义,一是与P2P要求一致,互联网平台不得触碰资金,规避资金挪用风险。二是平台不得扮演做市商角色,操控金价。”

  他表示,公司的黄金的交易、清算、交割本来就在银行完成,新规主要的改变是,用户放在公司的账户将转移至银行托管。这对防止行业资金挪用问题有积极作用。

  “此次央行发布征求意见稿,将互联网黄金行业正式纳入监管体系,实际上是对行业的认可,为行业的正规透明发展提供了指引。”他表示,“已经有多家银行找到我们寻求代销合作,不日将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很多平台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只要有合规具有合法资质的金融机构愿意合作,那么基本都能满足合规要求。对于自身没有客户资源、依赖层级转包的互联网机构将被淘汰。


与 文章关键字: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