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理财模范>  正文

他刚刚33岁却已是手握600亿的大佬 他说爱拼才会赢!

http://money.591hx.com 2018年03月05日 09:54:07 硕士博士圈

  25岁从大学开始起步,紧靠一款产品打遍天下,10年拼下600亿市值,每6个网民就有1个使用他的产品,他就是饿了么的创始人张旭豪。

  天生我才必有用

  张旭豪出生于上海一个经商世家,祖父是上海滩纽扣大王,伯父是轴承大王,父亲则做渔具生意。

  所以,张旭豪天生有点小聪明,他10岁陪父亲要账,15岁协助母亲经营眼镜店,16岁进入股市

  最让同学嫉妒的是,张旭豪平时学习吊儿郎当,直到考前一两个星期才突击,却总能考出好成绩。

  2003年,18岁的张旭豪考入同济。4年后,他更以高分被上海交大机械与动力学院录取为研究生。

  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商机

  上研究生, 张旭豪有两个爱好,一是吹牛,二是打游戏。而且,他还把室友康嘉也拉下了水。

  2008年五一长假,两人宅在宿舍,疯狂打《实况足球》。不过,人是铁,饭是钢,一到晚上十点多,张旭豪就饿得眼冒金星。

  下楼买?两人都犯懒,不愿动窝。

  叫外卖?即便学校的小吃店,人家也没这闲工夫。

  灵感就这么来了,“为什么不做个网站,解决外卖的问题?”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买了8辆电瓶车,开始为餐厅送外卖。

  “饿了么”就此上道。

  最初的玩法是在地下通道发小广告。但是,城管抓得严,一天才三四单。

  于是,张旭豪靠刷信用卡套现1万块,印制了2万张单页。然后,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发,“早晚各1次。”

  但是,男生宿舍可以通行无阻,女生宿舍就进不去了。

  直到软件学院的高手汪渊与叶峰加盟。

  两人不仅建了网站,还破译了交大BBS论坛的代码,“给论坛中所有人发出一封信,推广饿了么网站。”结果,订单立马暴增100倍。

  2个月后,每日订单突破200单。半年后,订单突破1000,交大方圆2公里的100多家餐馆老板没有不认识张旭豪的。

  小试牛刀

  不过,2009年春节刚过,第一个劲敌“小叶子”出现了。

  虽然对方注册资金只有100万,但是很拽,见餐厅老板都是开着小轿车,而且送一单就搭一个荷包蛋,外带一杯可乐。

  “开干!要么不打,要打就打死,”张旭豪发了狠。

  第一招是组建地推。他要求15人利用一个月,把上海20多所重点大学的宿舍楼都扫到,“没有发传单20遍以上,就不要说这栋楼做好了。”

  此外,张旭豪盯上了送快递的三轮车,代价就是一包烟或者一条毛巾。几个月后,满上海跑的三轮车上面全是饿了么的广告。

  第二招是开发IT系统。手工核对订单,不仅容易出错,效率还低。所以,汪渊、叶峰带了5个计算机高手,花了足足3个月时间,最后搞出一套订餐系统。

  “商户只需要按下鼠标,订单就自动打印出来。”而且,修改菜单、上传菜品等全在系统上搞定。

  第三招是固定收费。这个时候,张旭豪的精明之处体现了出来,他不在佣金是8%、7%上与商户纠缠,而是提出固定收费,“半年收 2750,一年收 4820。”

  你知道的,上海人算细账啊,一看多用划算,自然就采取年付。

  结果仅仅半年之后,小叶子就销声匿迹。

  资本大佬的宠儿

  第一个大佬是朱啸虎。当时,仗打赢了,但钱也烧没了。2010年底,张旭豪的团队从20多人再次变为4个人。

  直到朱啸虎出现。二人初次相见是在2008年上海大学生创业大赛上,当时,朱啸虎就准备投,只不过后来阴差阳错错过去了。

  所以,一听张旭豪缺钱,立马送来首轮100万美元。

  正是靠着那100万美元,张旭豪打出了上海,沿着杭州、济南,一路北京,并于2011年中旬进军北京。

  第二位大佬是丛真。2012年9月,经纬创投的丛真在上海交大旁边的一个小饭馆吃饭,结账时无意中发现了“饿了么”订单系统。

  丛真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名字有意思,再一了解,“饿了么”商业模式也挺有意思,于是,他果断出手500多万美元。

  两位大佬出手不要紧,其他资金接踵而至。2013年底红杉中国出资2500万美元,2014年5月更是拿到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的投资。

  到了2014年10月,张旭豪已经在全国62个城市布局,日订单从10万单飙升到100万单,远远地把阿里的“淘点点”以及“百度外卖”甩在身后。

  巅峰对决

  遇到的真正对手是王兴。2015年,王兴刚刚经历千团大战,说严重点,是从“死人堆”里爬来的。

  论资金,王兴手握6000多万美元,张旭豪3000万美元。

  论人才,王兴有一支1500人的地推铁军,平均1.5天开拓一个城市,张旭豪满打满算只有500多人。

  论系统,王兴清华毕业,此前先后开发过校内网、饭否,开发IT系统正是王兴的强项。

  所以,张旭豪根本没有多大胜算。

  不过,狭路相逢勇者胜,他选择了死磕。

  当时,张旭豪把全国分为9大战区,每个战区配上1000人的地推队伍。他对地推的唯一要求就是每天拜访8家店。

  随后,张旭豪发动价格战,“你补2块,我就补3块”, “你补3元,我就加码到3.5元”。

  “直接扔8块!”

  “全免单!”

  补贴大战最焦灼之时,张旭豪一天就烧掉1000多万。

  他找死吗?当然不是。

  因为张旭豪知道,王兴同时在团购、餐饮、电影票、酒旅等四五条线作战,“只能速战速决,不可能打持久战。”所以,张旭豪敢玩大的。

  果然,很快王兴就战略性撤退。

  有意思的是,老大与老二打仗,后来的一串小弟全不见了。到了2017年底,“饿了么”市场份额第一,占比41.7%,美团第二,市场份额41%。

  风云再起

  转眼,2018年3月,一则阿里将收购“饿了么”的传言甚嚣尘上。

  要说阿里跟张旭豪的渊源确实很深。早在2015年11月,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就三次投资饿了么,尤其是2016年4月,一举砸下12.5亿美元,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7年,张旭豪收购百度外卖,背后的促成者正是阿里。

  而且,15000人的地面团队正是阿里最为看重的。

  不过,不管是把600亿估值的“饿了么”卖了,还是继续独立发展,张旭豪已经是人生赢家。因为他才33岁,一切刚刚开始。


与 文章关键字:张旭豪 校内网 订餐系统 说爱 饿了么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