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创富金点>  正文

崩溃大哭的快递小哥: 我月赚1万 却只敢说2000

http://money.591hx.com 2018年02月06日 14:41:26 维小维生素

  18:30分,窗外霓虹闪烁。

  下班的人潮蜂拥,广州已经沉入夜幕。

  我却默默地,独自对着电话,对着一个竭嘶底里的快递小哥。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声嘶力竭的崩溃。瞬间,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安慰。

  事情的因由,是我迟迟收不到一个快递包裹,所以打电话去给电商投诉了一个卖家。但是,卖家说,哪里的事儿,我明明发货了!我苦,我明明没收到啊……于是,卖家一怒,打电话投诉了快递公司。

  负责派这个快递的小哥半个小时后给我打了个电话,一开口就用尽沙哑的声线疯狂大叫:

  你凭什么收了我的快递,又投诉收不到!

  你为什么那么坏!

  你为什么,为什么……

  我一句话都没有开口,他就已经在电话那头崩溃大哭,泣不成声。

  到底是多严重的一种压力,导致一个快递小哥堂堂八尺男儿只因为丢了一个件就痛哭流涕?

  每一行都有它数不出来的痛,外人不理解,大概只是因为从来没有切肤。

  最近,我看到了好几则很让人心痛的新闻,快递这个行业竟然也和面对医闹的医生一样,站在了矛盾的风口浪尖:

  到底快递员有多少不为外人道的辛酸,哪怕是快递公司管理层都无法去识别去保护的呢?于是我邀请了这个失控的快递员,来做了一个小采访,细数一些不为外人道的故事。

  01

  迟来的暖,再暖也没有意义

  快递小哥姓钟,95年的的小伙子,特别憨厚的样子,有点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感。

  我跟他提及“沧桑感”三个字的时候,他哈哈笑了,跟我提了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沧桑?

  我思忖着,那应该就是,有故事的人吧。

  他陷入了沉思,回忆起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特别印象深刻的故事。

  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他还在老家省会城市做快递员,送一件东西打电话给收件人,打了四五个电话都是关机,本来想着把东西带回去的了。

  提起膝盖要走的一刻,隔着门闻到一股不对劲的味道。

  臭!第六感告诉他屋里有点异常,这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立马打电话给寄件人,寄件人正好就是收件人的儿子,常年在异地,听说这情况也特着急,他求小钟能不能帮他想办法报警进去房子里,看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小时后,警察来了。屋里一个独居老人,疑似突发心脏病,已经死了好久了,难忍的臭味弥漫了一屋子。

  他看着老人的尸体被警察抬出去,他看着屋里斑驳的墙和破旧的家居,还有那个迟来的寄件,单子上面写着:暖脚器。

  他虽然才20岁,心里却写满了感慨:迟来的暖,再暖也没有意义。

  他立马给爸妈打了个电话,保证他们还安好,打电话的声音都有点儿颤抖。

  “我们这些在外面打工的人,平时都挺少跟爸妈打电话的,有时间都多干点多赚点钱,这件事彻底让我震撼了,因为我感到自己眼角都要湿了。”

  我也被他这句话震撼了。

  离家打工谁不是为了钱呢?但是赚钱的意义是什么,只是为了双十一给爸妈淘一两件礼物寄过去吗?

  大城市的繁华、多元和机会,能包容很多人看不见的梦想,却也冻住了多少人回不去的故乡。

  02

  他双十一赚10000

  回家却只敢说2000

  提到钱,估计是我这次采访最关心的问题了。我问他,那你平时都赚多少钱啊?

  他犹豫着说,“不知道好不好跟你说啊……其实我们都不跟别人说自己赚多少钱的,双十一肯定能多赚点,有机会过万,但是回到老家照样说赚2000。”

  我奇怪,那为什么赚得多不敢对外说呢?这不是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吗?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

  不会,在老家一定要低调。如果钱多前面后面邻居就开始说你闲话,要你给村里祠堂捐钱,过年过节少买了礼物给亲戚还要被骂,而且肯定会有亲戚要来问爸妈借钱,不借就连累我爸妈被骂。我才不会那么傻!

  我一般在家里,就说自己在外面跑腿,赚个2000,让他们感觉我没钱就好了。有钱的话悄悄存起来,以后回家给家里装修,我家到现在还是半个毛坯房……

  我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他那小有所成的自豪里,藏着很多很多对钱的焦虑。

  我问他,你能赚那么多钱,怎么会为丢一个件情绪那么失控呢?罚得很严重吗?

  一提起罚钱,他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挺直了身子,好像有很多很多话要说:

  遗失快件如果投诉到网点的话,网点要罚1000块,最终还是要罚到我们的头上。有时候被投诉一次就直接扣我们快递员200块,可怜我送一件才收1块钱啊!

  其实我特别不喜欢双十一,虽然量大工作多,可是我们被罚的机会也多。你不妨去我们站点看看,那快递堆得都没地方放了,丢件简直是轻而易举。

  我给你看,我们罚款都有那么多条目……

  他递过来的手机图片里,签收率、送货时间、破损率、丢件率、货物单据上传时间、货物检查率、着装、站点投诉率等等,一溜儿清单。看上去,KPI的压力的确很大。

  我看得出,快递公司的确把管理压力压到了站点。站点是彻底把管理的本领体现在惩罚上。

  这似乎就是现代管理的一个怪圈——

  用金钱的惩罚作为紧箍咒“时刻”重压底层工作人员;

  系统之间的摩擦失误、临时事件应对的不健全和管理流程的疏漏,倒是没有特别严厉的惩罚方案。

  我问,那你那么大压力为什么还要当快递员?

  他说,那是没有什么办法,做这行比较容易,识字就可以上。我也是觉得是青春饭,也许做两年,就转行了吧……

  我问他,那你转行要做什么?

  他想了好一会,才支支吾吾说,说真的,我真的没想好……

  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多很多城市青年的画像:他们勤勤恳恳地在这个城市里奔忙,为很多人奉上不可或缺的生活便利;他们也懵懵懂懂地过着日子,对未来没有什么特别清晰的画像。

  或者,总有一天,在生活的磕碰和磨砺下,他能够想明白吧。

  小钟没有多少时间跟我聊下去,匆匆跟我告了个别。我伸出手跟他握别,他生涩地笑了,这个不用了吧,我手脏……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了他电话里的嘶吼,隐隐约约有点像,汪峰嘶吼着的《怒放的生命》:

  曾经多少次跌到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狂野,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我想,我们应该对每一个挣扎在普通的职业世界里,承担着重压,也踟蹰着前行的生命,致敬。


与 文章关键字:快递公司 沧桑感 怒放的生命 快递员 爸妈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