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理财模范>  正文

王石:有些事总要说的 如今不在万科表达更自由

http://money.591hx.com 2018年01月26日 11:05:16 中财网
  王石:57岁时仍觉自己是青涩苹果
  跨年演讲后接受记者专访,称“相比长寿更在意生命的意义”
  ◎建设伟大企业,就应该制度、团队,无论如何你的影响是越小越好,这是你要放下的理由。但是一旦放下之后,你发现路径依赖,你非常地不喜欢,怎么办?我原来没有做好准备,我以为我会很顺利。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和万科的团队疏离。

  ◎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些人就说,过去“万宝之争”这两年里,对你是非常至暗的时刻,我说不算是。就我个人经历来讲,我经历的至暗时刻是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回忆几年前的汶川地震,因为我一个人的言论引发的冲击。我也是人,我不是圣人,突然被网民、被主流否定的时候,我是非常痛苦的。我们也知道当时的群情激愤,因为我个人言论,使公司信用受到很大冲击。但是我认为我没有错,我的痛苦就在于我的信念认为我没有错。

  ——节选自王石“回归未来”跨年演讲
  1月23日晚,王石在水立方面对3000名听众,作了一场长达3个半小时的演讲。令不少人意外的是,这场名为“回归未来”的演讲并没有过多的“宏大叙事”,反而起于亲情,终于公益,还倡导健康合理的生活方式,“回归生命的本源”。演讲结束后,王石接受了记者记者专访,详谈演讲背后和他的未来。

  作为声名在外的企业家,王石在演讲中对攀登珠峰这样的个人标志性事件几乎没有提及。这些坦诚且颇具个人视角的表达,让人看到一个罕见的王石。

  “去年一年对我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众所周知,2017年“万宝之争”尘埃落定,深圳地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当年6月王石卸任万科董事长。在当时外界急迫地要听到当事人王石的言论和想法时,他毫不外露。而年终时,他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打开自己。

  当天演讲中,王石将自己的人生分为三个33年。谈及第一个33年,王石聊家庭、初恋、入伍等他过去很少提及的话题。当晚他谈到很多与父母、女儿之间的情感细节,父亲内敛的情感表达,结婚时母亲送的那张毛毯。在演讲后的记者专访中,他说自己诉说的是情感、是爱,但也会点到为止。

  王石的第二个33年是创业阶段。作为企业家和创业者,他回忆商场的生死决战,放手后的困兽犹斗,以及2008年汶川地震时的“至暗时刻”。这一部分,他表达的是面对艰难时刻的智慧。

  显然,王石的第三个33年属于未来,这是王石最想表达和最充分表达的内容。“健康”、“愉悦的生命”等也成为了他这一章节的高频词汇。

  演讲的一个高潮是,登过山冒过险的王石在舞台现场将鞋脱下,邀请场下嘉宾上台,展示在没有任何条件下仍可每天保持运动状态的秘诀。台上的王石,重复着看似简单的抬腿摆臂动作,即兴上来的嘉宾跟随着他,时快时慢,有的嘉宾气喘吁吁,王石喊节奏的声音却依旧平稳。

  随后的“生死对谈”中,褚时健夫人马静芬,《新周刊》创始人孙冕及华大基因创始人、董事长汪建被请上台。汪建此前接受采访时曾透露,王石即将担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结合演讲中王石一度手拿基因模型讲解生命科学话题的情景,不少人由此猜测王石的下一个33年新征程,可能要以健康和生命科学领域为始发点———更确切地说,华大基因是否将在他未来的路上扮演重要角色?

  而对于个人未来的具体安排,王石始终没有给出正面回答。

  记者对话王石
  谈跨年演讲 当时不说但不代表永远不说
  记者:为什么要在这个节点举办这场跨年演讲?

  王石:首先我要谈谈“躺着中枪”这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去年“万宝之争”时,我沉默了。在如今互联网时代,其实不想躺着中枪很容易,就是憋得住不要讲。对此我很得意。像我这样一个个性张扬的人,忍得住不讲,人也没有躲起来,该出席活动的照样出席,可我偏偏就是不谈论这件事。就像总有人说要看我的腹肌,我就偏不给你看(笑)。这和我不谈万科和登山是一样的。

  在“躺着都中枪”的时代,其实是可以把握自己的,没有真正的“躺枪”,看你是否能憋住不说。

  当时不说,不代表永远不说。有些事总要说的,这是我的把握。如今我不在万科,表达更自由。在互联网传播时代,就有了这场演讲会。

  谈个人价值 57岁仍觉自己是青涩的苹果
  记者:这场演讲更多是从你个人化的视角和情感出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王石:现在的大型演讲,(很多)还在谈怎么赚钱,围绕GDP、转型在转,真的从个人、心灵、健康和未来的角度去做的很少。太多人关注以天下为己任,其实能将自己处理好已非常好了。像我自己,57岁时还感到自己是一个青涩的苹果,一切归零,重新再战,去登山、去哈佛读书。

  记者:演讲中你提到了未来的健康生活,“长寿”是否对你有很大的吸引力?

  王石:恰恰相反,“长寿”不是我所感兴趣的,我的目标不太一样,不想谈100岁以后的事。相比长寿,我更在意生命的意义,个人的价值。即便年龄渐长,人人都是可以给社会创造价值的。

  这在任何社会都是一样,我们总是提老年社会,似乎意味着更多人需要被照顾,更多人消耗,社会的负担会越来越重,以至于难以承受。我倡议老年人应该有自己的愿景,给社会做贡献,不要成为包袱。

  比如我一直提倡中老年人要增加无氧训练,广场舞还是要跳,因为它让人觉得美和快乐,跳的人也有交流,但这属于有氧运动。年龄越大,无氧运动就越不能放弃。

  如今我依旧控制饮食,积极锻炼,还经常喷喷香水呢,这都是愿景。改革开放40年,深圳特区建立40年,我们在这方面也应该要走在前面。

  谈适应时代 太看重自己会失去学习的机会
  记者:我们处在一个容易焦虑的时代,环境变化快,需要所有人去学习和适应。现在似乎从个人到团体的焦虑感都很重,你怎么看这样的时代特征?

  王石:首先有些人太看重自己,而看不到别人的优点,这其实是自己的损失,失去了学习的机会,也容易造成焦虑。如果让我说,会有一张长长的单子,深圳的马化腾、汪建都是我敬佩的人。

  城市也是一样,深圳特区有今天,当然也是吸收了香港的经验。如今有些人开始“看不起”香港和港商,这是不对的。很多方面我们有超越,但我们还要学习。就说做公益,上世纪90年代香港商人陈启宗已向故宫捐助巨资修复建福宫,这不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吗?

  当代人的焦虑,是因为时代变化越来越快,出现了一些大家觉得很迷惑的东西。但变化再快,有一个根本不能迷失,那就是人性。有人说机器人、AI会不会取代我们?会的。生命的历史进程中,一个物种的兴起到灭亡约700万年,人类发展了300万年,且发展速度极快,那么未来有一天机器人取代人类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我在牛津大学圣马丁学院选择的课题之一,就是从哲学角度看待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

  这种对技术和科技改变的焦虑,没有太大必要。那些“很火”的东西,大多数有泡沫。比如网上零售取代实体店,实际上实体店是在增加的。不要只看到阿里、京东,而看不到很多消失在泡沫里的企业。

  我们更多要考虑怎么适应这种变化,这要回归个人的健康问题。只求温饱的时代过去了,吃饱穿暖是工业产物,而大多数人一天的姿态都是坐着的,吃如果不节制,如何能健康?所以暂时不要谈太多互联网,个人如何保持健康更关键。我们首先要从个体上认识自己。

与 文章关键字:王石 万科 基因模型 新周刊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