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炒股>  正文

茅台忠粉两年偷偷藏了一屋子酒:专卖店有多少 收多少

http://money.591hx.com 2018年01月15日 14:11:33 中财网
  2两茅台接近1克黄金价格!记者探访茅台镇,一瓶难求下是否炒作
  上周五,贵州茅台涨1.76%,收盘报788.42元/股,盘中创出历史新高,总市值超过1532亿美元(9900亿元),超越了LV母公司,也就是全球最大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1490亿美元的总市值。按照推算,贵州茅台股价站上800元时,其市值将突破万亿元。


  股王发威,酒价也是汹涌上行。几天前,茅台公司宣布自2018年起适当上调茅台酒产品价格,平均上调幅度18%左右,即便如此,53度飞天茅台酒在市场上仍是一瓶难求,业内甚至预测,这款茅台市场价将逼近2000元。按照目前专卖店价格,简单计算,2两茅台接近于1克黄金的价格,堪称天价。

  茅台到底是该喝还是炒的?“追涨的情绪会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着各方投资者。”一位资深茅台粉丝分析说,在“一瓶难求”的市场背景下,包括股价应该还没有达到上限。高盛更是预计,未来十二个月,茅台的股价有望再飙升到881元。

  忠粉两年偷偷藏了一屋子酒
  周日上午10点多,杭州国酒茅台建国北路店里,营业员在开门营业的1个多小时里,回绝了3批前来买“53度新飞天茅台酒”的客人。“飞天茅台已经断货一个多月了,现在货很紧俏。你要的话,等过几天再来问问。”他说。

  同一天,在杭州滨江的一家烟酒销售店内,记者通过熟人介绍联系到店方负责人,询问同款飞天茅台价格。“现在茅台一天一个价。”这位负责人在几分钟后回电,报出的价格是,单瓶1800元,“现在茅台缺货得很,能买到就已经不错了。”电话那头,他似乎透露着无奈。

  茅台酒真的一瓶难求吗?到底谁在买茅台?真有这么多人买着单价近2000元的白酒喝吗?事实上,近年来随着茅台价格飙升,一个名叫“酱吧”的圈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阿棋也曾混迹于“酱吧”之中,今年不到40岁的他就职于杭州一家收入不错的金融公司,多年来对茅台酒的“厚爱”,让他在两年前开始收藏茅台酒。“我和好几个专卖店老板都很熟,他们一有货就通知我,我们几个人一起去收,不管专卖店有多少,就收多少。”阿棋好不谦虚地表示,目前,他买到的茅台酒已经摆满了家里的一个小房间,“除了偶尔和朋友、家人聚餐喝一点,大部分并不打算在几年甚至十几年内喝掉。”

  为阻击抬价 全国千余名经销商开会商议
  事实上,高涨的茅台酒价格也引发市场甚至茅台粉丝的担忧。在酒业有关人士看来,茅台酒已经脱离了单纯“喝”的属性,参杂了投资的成分在里面。“就跟现在的房子一样,买来不一定只是为了住,还为了投资和保值。”

  从杭州到茅台镇,大约1800公里,52岁的潘毅(化名)每年都要来回好几趟。潘毅在杭州的城西经营着一家茅台酒专卖店,他是茅台集团在全国范围内的2000多名经销商之一,而这样的人,全浙江有80多个,杭州有20多个。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新产的飞天茅台渐渐“一瓶难求”,潘毅也因此被周边的朋友质疑“故意囤货”,或以高价私卖,谋取更大的利益。“根本不可能。”潘毅说,暂不论作为经销商是不被允许做这样的事,“从自身利益出发,我们也是希望能尽快出货,回笼资金。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因为这些小私利,而破坏茅台酒在大众心中的形象。”

  经营茅台10多年,在潘毅心中,茅台酒始终如一的品质和口碑,是让他坚持和成功的原因。“我最早做茅台酒的包装,后来也经营过其他品牌的酒。”潘毅说,他最终认定了茅台酒的价值,并成为他唯一经销的酒类品种。

  本月初,潘毅又一次赶到茅台镇,参加茅台集团一年一度的经销商联谊大会。“全国各地茅台几乎都是供不应求,今年开会的氛围特别地好。”潘毅说。

  然而,在这个联谊大会后,不少经销商又主动相约到西安开会。相比而言,这场聚会带着一些沉重的气氛。“我们针对的就是‘一瓶难求’的问题,因为由此会衍生很多新的问题,比如,市场混乱,故意抬价。”潘毅说,对于他们经销商而言,这样的情况,或许会成为今后生意上的致命伤,“炒作一旦成为泡沫,就会严重影响茅台的品牌价值,长期以往,是非常不利的。”

  同样抵制囤货加价的还有杭州的经销商丁先生。“前段时间,许多店根本拿不到飞天茅台酒,有的店老板就随口报价。但据我们观察,这两天茅台酒的市场行情已经有所回落。前几天最高的时候,53度飞天茅台卖到过1800元一瓶,现在已经回落到1650元到1700元之间。”丁先生说。目前,他们手上还没有拿到贵州茅台下达的2018年度的销售计划,“但随着本月中旬省内的茅台专卖店将陆续到货,到时候市场价格估计还会回归正常水平。”

  是喝还是炒 厂家已注意到炒卖行为
  2017年12月28日,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在“2017年度国酒茅台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呼吁经销商不要推高茅台酒市场价格,让消费者真正喝起来;他认为,茅台市场价格波动小、涨幅小,保持在合理区间,有利于广大消费者,也有利于经济发展。“基于茅台酒是用来喝和储存,要理智对待价格,茅台酒不是用来炒的”。

  记者联系茅台酒厂相关负责人,他们表示:
  目前,已经注意到炒卖投机行为,正在采取推动渠道扁平化,鼓励经销商直接面对终端客户等措施,减少炒卖的空间。

  同时,今年春节前,茅台将投放7000吨茅台酒到市场,以保证市场供应。“相信炒卖行为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酒厂相关负责人说。

  据茅台酒厂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他们对于目前茅台酒的市场行为,一直心怀警惕。“经历过2012年市场价格暴热暴冷的教训,我们对于终端价格的无序上涨,很紧张。”知情人士透露,前段时间酒厂发布价格平均上涨18%左右,“其实也是厂家对市场价格的引导与降温。”

  截至发稿,记者从杭州、宁波等地了解到,目前,不少专卖店已开始针对熟客进行适当放量销售,而即使是第一次去专卖店买酒的新客,也基本保证一人能买到两瓶。

  记者探访茅台镇茅台人 抢酒大战,从落地茅台机场开始
  七年前,陈震宇第一次来到茅台镇。作为四川的一家建筑公司副总,他带着数十人的团队开始承建起茅台集团部分新建酒厂的工作。

  当时,年过不惑的陈震宇已造过不少高楼大厦,而酒厂的房子相比而言结构更为容易些,“真正开建的时候,才发现,在茅台酒厂造房子,更是难事。”

  茅台酒厂所在地,两山连绵对峙,一水蜿蜒中流。赤水河两岸高海拔大都在1000米以上,但到了茅台镇一带,河谷陡然陷落,海拔仅在400米左右。“就像要在一口巨大的饭碗底部造房子,周围的山体结构以及土地湿度,都影响着房屋的结构,让工程变得困难。”陈震宇对记者说。

  除此之外,由于四面环山,茅台镇的一年四季风微雨少,到了夏天,这里特别闷热,而在这个时节,酿酒正是最为繁忙的时节。正所谓“端午踩曲”,那是酿酒的序曲。

  如今,在市场上一瓶难求的飞天茅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经过成百上千道工序及至少5年的酿造,最终投放市场。近日,记者赶到茅台镇,探访“一瓶难求”茅台酒究竟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机场拉客的司机 说起“炒茅台”的生意
  1月7日中午12点半,记者搭乘上海起飞的飞机,历时5个半小时后,抵达贵州省遵义茅台机场。

  在这个仅有4个登机口、通航才两个多月的机场,大厅里最中央的位置,留给了茅台直销店,它是茅台机场面积最大的店铺,陈列着包括茅台生肖酒等在内的稀缺酒种,但“53度新飞天茅台酒”依然“一瓶难求”。

  从落地茅台机场开始,一场关于酒的“生意”就不时地发生着。40来岁的陈齐在机场通航不久后,就开着他的7座商务车来机场拉客。从机场去市区大约16公里,他收每人50元,到茅台镇要再远七八公里,他的收费是每人80元。从11月中旬开始,陈齐突然发现,因为茅台酒的热销,他不仅局限于黑车业务了。“很多人来茅台总想着带几瓶茅台酒回去,我们当地人多少有点办法,或是之前家里有囤着的,或是找熟人介绍代购,能赚钱。”陈齐说,在他这里,目前飞天茅台的售价是每瓶1780元,“买一件(6瓶),每瓶可以优惠10块钱。”

  慢慢地,陈齐还发现,他在拉客的同时,还能一起“炒茅台”,“只要赚到一笔,抵得上我拉半个月客人呢。”

  陈齐举了一个例子。当初,为了纪念茅台机场通航,根据茅台机场公司的规定,从茅台机场开通之日开始,2017年内在这个机场进出港的旅客,凭登机牌和身份证,可购买一套纪念版茅台酒(一瓶500ml、两瓶50ml),价格为1798元。

  “很快,这套纪念酒在市场上被炒到了8000元以上。”陈齐说,在那段时间,他经常问那些到了茅台不知情或并不想买茅台酒的游客买登机牌,“我出几百元一张登机牌,买来就去换酒,然后卖给黄牛。”陈齐说,有段时间,机场专卖店门口就有酒贩子蹲点,“我拎着酒一出去,就有人加翻倍的钱现场收。”

  在陈齐看来,在当地,同样因为飞天茅台酒的稀缺,不少人加入了“炒茅台”的队伍,最终卖给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游客。

  茅台当地人 私下“炒茅台”情况仍在延续
  从机场赶到茅台镇所属的遵义仁怀市市区,大约20分钟车程。在这个小城里,很容易就能碰到一些可以帮你买到茅台酒的当地人,“我这里有茅台,但每瓶要加价四五百元。”

  走在茅台镇上,无论哪个角落都弥散着一种新鲜的滋味——微酸,就像饭锅里蒸着一盘酱菜、又略带焦煳。这就是酒糟散发出的浓重的“酱香”,终年不息。

  茅台酒厂大约占了小镇三分之一的面积。这里的厂房依山而建,一旁就是赤水河。据说,茅台酒独特的品质,跟千百年来从未被污染的赤水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高低起伏的厂区内,茅台酒顺应季节变化、自然规律的酿酒方法,被做成石柱和碑文,印刻在厂区内。一年的酿酒结束后的新酒,从入库到勾兑,至少还要陈酿3年以上,之后再继续储存1年,这样算下来,从酿造到出厂,一瓶茅台酒至少需要5年时间。

  据内部知情人士介绍,在当地,私下“炒茅台”的情况,仍在延续。有人说,如果不是专业人士,在那里很容易买到假茅台酒,“甚至有人直接向你说可以买到每瓶1000元左右的‘茅台酒’,并告诉你,一般人是喝不出跟真茅台酒有大的区别。”

  一进入茅台镇,随处可见各种卖酒的店铺。事实上,茅台镇只有一条主道,它的一侧是茅台酒厂,另一侧是各式各样当地小酒厂自家开的小店铺。据说,整个茅台镇一共有两三千家酒厂,酿造出的酒类的品牌,数以万计。

  据当地相关人士介绍,从去年年初开始的那波价格抬升,或跟一则消息有关。当年,受到政策影响,茅台酒在2012年减产,考虑到它5年的制作周期,2017年供应紧张也是必然。

  大师级酿酒师 希望更多人喝,而不是摆着去炒
  年近50岁的罗桂华是大师级酿酒师。

  独特的环境造就了茅台镇“中国酒都”的美誉。这里似乎每个人都是酿酒大师,因为他们从小对酿酒文化耳濡目染;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酿酒大师,因为他同样需要千锤百炼。

  年近50岁的罗桂华就是在茅台酒厂经历了25年的磨练,脱颖而出的大师级酿酒师。

  罗桂华的手掌充满了老茧。“酿酒有165道工序,但作为初学酿酒者,是没办法接触最关键技术的,而要先学‘扫地’。”罗桂华口中的扫地,就是将晾晒在车间里的那些酿酒原料,重新扫到一起。“听起来容易,实际操作起来,并不简单。因为这些酿酒的原料在晾晒之后,会分泌出粘稠的糖分,粘在地上,不容易分离。”

  大师罗桂华年轻时,就扫地多年,“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修炼好了基本功,才能最终学会秘籍里功夫。”很多年来,茅台酒厂的一半职工都住在仁怀市里,他们甘愿每天花1个小时上下班。那是因为,这里夏天由于海拔的缘由,仁怀市的气温要比茅台镇低四五摄氏度,而茅台镇气温常常到达40摄氏度左右。“但那段时间是最忙的时候,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选择一直生活在镇上。”罗桂华说得很诚恳。

  罗桂华还有一大箱子的笔记本,他把20多年的酿酒心得,都写在了笔记本上。“在蒸煮原料上,什么时候要多放一桶水,什么时候要少一桶水,我都记下来。”罗桂华说。

  “我现在收了10多个徒弟,把自己一身酿酒本领代代传承下去,才能酿出更好的美酒。”罗桂华说,酿酒20多年,他收的不少徒弟已经成为车间的专业技术骨干。

  “其实,我们每一年、甚至每一天的工作都很枯燥,都是重复着昨天做过的事。”罗桂华说,只有真正想做好的人,才能把这么乏味的事情做好,从而也成为茅台集团的一名大师级的人物。在茅台集团有一个说法,最终成品的茅台酒,是要经过数百位大师一致认可的,如果有几位大师对酿出的酒并不满意,那么,这批酒是需要重新返工的。

  罗桂华说,他酿酒25年,依然每天在枯燥的工作中享受着这份快乐。“让我最为快乐的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人喝我酿出来的酒,这是我最大的满足。”对于茅台酒的“一瓶难求”,罗桂华认为,这也是国内消费升级在白酒市场的一种体现,他在高兴之余,更希望茅台人精心酿制的酒,最终还是让更多的消费者来喝,而不是摆着去炒。

与 文章关键字:茅台镇 茅台集团 茅台酒厂 酒种 酒都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