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理财模范>  正文

“北漂”司机自述:有车有房了 该回家了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2月20日 09:23:28 中新经纬

  在北京打拼的第3195天,刘阳(化名)和往常一样,依旧开着那辆稍显破旧的面包车,穿梭于北京大大小小的街道,将车上的货物准时送到客户手中。

  此时,距离其2009年初来北京时,整整过去了八年零九个月。

  刘阳低头看着手机里一双儿女的照片,3195天前,照片里的小女孩刚过了周岁生日,如今都已经要上四年级了。

  说不出什么原因,刘阳这两年开始频繁地想家、想孩子,可能是突然发现儿子已经长得比自己高了,也可能是父母每年去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他告诉中新经纬,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回河南老家开个烩面馆,钱挣多挣少都没关系。

  来北京这几年,刘阳买了车也建了新房,手里还存了一些钱,他说,这就够了,该回家了。

  “来北京的第五年,我建了新房”

  “我2009年春就来北京了。”刘阳回忆道,那一年儿子刚上小学,女儿还没学会走路,“压力还是挺大的,要养活一家子。”

  刘阳告诉中新经纬,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村里好多年轻人都会选择去大城市打拼,“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打工,机会都比小县城多。”

  初来北京时,刘阳也想过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每个月拿着还算可以的工资,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光学历这一关就过不了,好多单位招人时都要求专科以上,而我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过书。”

  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2009年夏天来临之前,刘阳在北京五环外的一个菜市场旁租了一个摊位,开始做起了夜市生意。

  “你吃过肯德基、麦当劳里面的炸鸡排吧?我就是干这个,只不过没挂招牌。”刘阳介绍,手艺是从同村的一个亲戚那里现学的,除了鸡排外,还会炸一些肉串、鸡块等。

  正式营业的头几天,由于掌握不好火候,刘阳闹了不少笑话,“要么没有炸熟,要么炸得太硬,都不好意思向顾客收钱。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才慢慢上道儿。”

  即便如此,第一个月还是赚了不少钱,“主要是我在的这个市场位置好,附近有一个工业园,里面打工的都是年轻人,基本上不自己做饭。”刘阳回忆,一到晚上他的摊位前就挤满了人,隔壁卖豆腐的老乡经常过来帮忙,“尤其是夏天,生意最好,一个晚上挣的钱经常是平时的两倍,但就是太累了。”

  中新经纬了解到,每天早上5点,刘阳都要骑着机动三轮车去附近的批发市场进货,回来后便进入琐碎的准备工作中,一直到下午4点夜市摊营业,“我做夜市这几年基本上没吃过早饭,中午也是简单凑合一顿,晚饭更别提了,收完摊都已经夜里11点了,只想倒头就睡。”

  就这样,刘阳在北京过完了第一个夏天,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大钱,“为了方便进货,我本来打算买辆车的,但是后来儿子摔了胳膊急需用钱,就把这事给耽搁了,买车的计划只好推到了年后。”

  2010年春,刘阳如愿买了一辆小型面包车,同时也把媳妇接到了北京,两个孩子留给家里的父母照顾。之后,他的夜市生意越做越好,月入万元成了家常便饭,“但也没少遭罪,每天洗洗刷刷,一到冬天,我和媳妇的手就会被冻烂,第二年开春才会好。”

  2014年,刘阳在老家建了新房,加上简单装修,一共花了30多万,在村里也算风光了一把,“结婚的时候没建新房,总算凭借自己的努力完成了心愿。”

  “2018年想留在老家开个烩面馆”

  2016年冬,刘阳所在的菜市场收到整改通知,所有摊铺一律不准烧煤,同时需搬到菜市场内接受统一管理。“不烧煤空气质量就好了,这咱懂,不过菜市场里的人少,搬进去肯定影响生意。”不过也是这次契机,他竟因此告别了夜市生意。

  “做这一行做了七年,心里有点疲了,加上最近两年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和媳妇商量着干脆就趁这个机会转行。”刘阳告诉中新经纬。

  春节过后,在朋友介绍下,刘阳在一家货运平台注册成了货车司机,给人拉货送货,媳妇则回到老家,在一家服装厂上班。

  在此之后,刘阳开着他那辆小型面包车,几乎跑遍了整个北京城,“碰到合适的单就接了,一天也能有四五个,运气好时还能接一两个大单。”刘阳讲,“有一次是送一台洗衣机到河北涿州,一单就有200多块钱。”

  在转行做司机一段时间后,刘阳遇到了第一个固定客户,良乡的一家饭店让他每天6点前从新发地运一趟蔬菜过去,一天100块。

  “这个活我接了好几个月,后来搬家了,住的地方离新发地太远,如果继续接这个活的话,我每天三点就得起床,白天还要继续开车,身体吃不消,就没再接了。”刘阳说。

  没了固定客户,刘阳只能继续接一些零星的单子,他告诉中新经纬,订单多时,刨去油耗,每个月差不多也能拿到六七千块钱,而媳妇在老家一个月能挣一千多块钱,“虽然没以前做夜市的时候挣得多,但身体消耗也没那么大了,我媳妇在家还能陪陪老人和孩子。”

  说到这,刘阳低下了头,“前段时间我爸生病要做一个小手术,我没回去,想着又不是什么大病,我留在这还能多挣一些钱。但挣多少才是多呢?”刘阳抬头看了看,似在问中新经纬,又似在问自己,“我也想家、想孩子。”

  来北京打拼这八年,刘阳的儿子读了中学,女儿也即将升入小学四年级,“我们家大的现在比我还高。”提到自家孩子,刘阳是满脸骄傲,一双儿女也争气,不仅懂事,还很聪明,年年都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半个月前,我闺女还给我打电话说,期中考试考到了班里第五名,想让我回家过年的时候给她买个新书包。”

  刘阳告诉中新经纬,每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自己才能在家里待上几天,不过今年可能会有些变化,“我想回家了,不想继续在外面漂着了。”

  “父母、孩子都盼着我早点回去,但我就想趁年轻再拼几年,多挣点钱,但还是那句话,挣多少才是多呢?”刘阳停了停,继续说,“干完这个月我就不干了,明年在河南老家开个烩面馆,钱挣多挣少都没关系,不想一个人在外面漂了。”

  “来北京这几年,我买了车,也建了新房,手里还存了一些钱,这就够了。”在外打拼八年多的刘阳,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最后却憨然一笑:咱普通百姓,一家人平安健康,就是最大的心愿。


与 文章关键字:刘阳 有房 新房 2009年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