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收藏>  正文

安德路55号院存一座无名碉堡 尚未获得官方文物认定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2月12日 10:14:20 法制晚报

安德路55号院的碉堡遗迹,成了堆放杂物的库房,西南侧还被圈进一个小院

  安德路55号院的碉堡遗迹,成了堆放杂物的库房,西南侧还被圈进一个小院

丰台区马家堡曾经存在一座相似碉堡,2010年前后被拆除供图/杨晓晨

  丰台区马家堡曾经存在一座相似碉堡,2010年前后被拆除供图/杨晓晨

碉堡的一个扇形射击孔部分被砖砌起来,还遗留有人扔的垃圾、杂物本版摄(除署名外)/记者 崔毅飞

  碉堡的一个扇形射击孔部分被砖砌起来,还遗留有人扔的垃圾、杂物本版摄(除署名外)/记者 崔毅飞

  法制晚报讯 (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闫霞) 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仍隐藏着一些碉堡遗迹。由于相关研究匮乏,很多碉堡的身世无法考证。在东城区安德路55号院内,就隐匿着一座无名碉堡,始建信息不详。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走访发现,该碉堡遗迹已被占为库房、塞满杂物,还曾被当成厕所。有文保志愿者表示,此处遗迹尚未获得官方文物身份。由于相关研究缺失,碉堡的身世还无法考证。

  探访 碉堡遗迹被占为库房 曾被当厕所

  安德路55号院是原冶金部始建于1952年的住宅区。大院里隐藏着一座独特建筑——混凝土碉堡。这座碉堡已被小区居民占为库房、塞满杂物,圆柱体建筑的西南侧被圈进一所小院。

  记者看到,圆碉高出地面约2米,直径约3.5米,墙厚0.5米,东侧开一小门,门外的挡墙已经损毁,南北西三面开五个扇形射击孔。和北京地区大多数水泥碉堡不同,55号院碉堡平顶外沿进行了抹角,圆柱体底部收腰处理,好似一座变矮的水塔。水泥外墙皮脱落后,露出一块块鹅卵石。

  上世纪80年代,李之明女士搬进55号院居住,她家窗户正对碉堡,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在她印象里,经常有小孩子爬上爬下去玩耍,甚至有人躲到碉堡内便溺。

  李女士介绍说,由于大院居民多是上世纪50年代入住,即便上年纪的老人,也并非当地原住民,对于历史情况并不了解,碉堡的身份更无从查证。最近,听闻大院可能会拆迁,她的儿子还跑去和碉堡合影留念。

  追访 “身世”引猜测 马家堡曾有形似碉堡

  55号院碉堡的“身世”,也引起了文物爱好者的猜测。

  文保志愿者杨晓晨得知安德路55号院碉堡后,他对其的身份产生了浓厚兴趣。据杨晓晨介绍,在丰台区马家堡一带的铁道边,曾经存在一座水泥碉堡,外形与55号院碉堡极其相似。

  因马家堡碉堡已经被拆除,只能通过杨晓晨提供的资料图进行比对。记者看到,两座碉堡外形十分相似,都进行了抹角和收腰处理。据文保志愿者介绍,在北京东城、西城、海淀、丰台、石景山、门头沟等区,均有水泥碉堡遗存,且造型各异,而平顶抹角、下身收窄的,仅发现马家堡和安德路这两处。马家堡碉堡被拆后,这类造型的碉堡,在北京仅存安德路55号院一座。

  66岁的王之鸿先生,在安定门一带土生土长,曾任东城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他表示,安定门一带曾有很多碉堡遗迹,城楼、城墙上还有暗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陆续被拆除。安德路55号院碉堡,很可能是一座被遗漏的遗迹。

  观点 相关研究乏力 许多碉堡“身世”成谜

  门头沟区的天桥浮碉堡群,官方明确记载了始建信息、甚至文物所在地的战况。但还有很多同类遗迹,难以断定修建者是谁,安德路55号院碉堡就是典型的例子。

  丰台区赵辛店碉堡群、射击场路碉堡、西道口文字山碉堡、程庄路碉堡,海淀区北坞村碉堡,朝阳区双桥碉堡…… 从2010年至今,《法制晚报》记者对北京多处碉堡身份开展过调查。虽然大部分被官方认定为文物,但由于相关研究匮乏,文物部门也难以断定碉堡的具体出处。而55号院碉堡还未获得官方的文物认定。

  有文保志愿者指出,近些年,近代战争遗迹开始受到文物部门的关注,内蒙古、黑龙江、浙江、广西的侵华日军碉堡,被列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历经拆迁建设,北京地区的碉堡遗迹多有消失,幸存下来的多数已被官方认定为文物,但仍存在部分遗漏。即便获得文物身份认定的碉堡中,还有很多信息不详,暴露出相关研究的缺位。


与 文章关键字:碉堡 程庄路 身世 遗迹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