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创富金点>  正文

楼下广场舞大妈,当领队一次赚 50 万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2月11日 14:29:34 百度

  「一亿大妈,万亿市场。」

  当年那些想赚大妈钱的创业者们,现在大概都赔得不想说话。

  给大妈们做硬件的大福平板电脑,去年已经转型电子硬件研发;

  想让大妈们直播中老年精彩人生的 APP,现在要么不更新,要么就是转型普通直播平台;

  想以广场舞视频为切入点做电商的,发现大妈们视频看得很起劲,但就是不买东西……

  大妈们到底有钱吗、会用互联网花钱吗?根据阿里数据,50 岁以上老人的余额宝人均存款近 7000,比平均值高出 3000 元;亚马逊中国的报告中,「单笔花费在 5000 元以上」的消费者中占比最高的就是 60 岁以上人群。

  说起来,赚大妈钱这件事,还是得靠大妈们自己。

  50 万的生意

  2015 年 8 月,九江的张大妈和队友每人花 300 元赴港参加中老年广场舞大赛。十几支队伍轮流在不到十平米的小舞台上表演之后,主办方给每个队伍都颁了奖。之后的 5 天里,张大妈们基本在商场和购物点度过,并被强制消费。

  2015 年 10 月,泰安某广场舞队被带到香港参加国际艺术节,整个过程中一支国际队伍都没有见到。赛后,老人们被拉到珠宝店,36 人共被迫消费十多万元,且 2040 元买的吊坠回家就直接断了。

  类似的新闻还有很多:荆州大妈赴港参加「首届金通杯艺术交流大赛」,被「软禁强制购物」;江西大妈参加「香港金紫荆国际广场舞大赛」,花几万块钱买到塑料做的假玉石;上海大妈在香港参加广场舞比赛,花一万多买了只值千把块的金手链……

  让广场舞 APP 们根本赚不到钱的大妈们,怎么这会儿这么好骗了?

  这些社会新闻往往会把大妈们当作一个整体,却忘了在广场舞队伍中有一位灵魂 KOL:领队。

  2016 年 4 月,杭州的广场舞领队吴大妈,在跳舞间隙被一位自称「小钱」的女子搭讪。对方邀请吴大妈带舞队到参加广场舞汇演,吃住交通全包,事后还发微信说「男男女女都没关系的,不会跳也没关系」,「人拉得多就回报一个大红包」。

  这种领队和商家之间的生意,往往只有拒绝了的人才会出来讲;没有拒绝的那些,要么是真的自己也被骗了,要么是假装自己也被骗了。

  西湖莉莉舞蹈团有 200 多人,只要团长管莉同意让商家在她们跳舞的地方摆台,或者进微信介绍自己的产品,自己再说上几句话让大家关注,就能得到上千或上万元。

  甚至一家深圳的演艺公司,想让管莉组织舞队去深圳表演,答应每带一个人过去就给她 500 元提成,如果能组织上千人的团队就一次性给 50 万。

  当然,这些管莉都拒绝了。

  那些没有拒绝的领队们,在圈儿内被叫做「舞头」,赚钱模式宛如收钱写软文的 KOL。

  要说广场舞大妈们对身边领队的崇敬和信任,怕是比粉丝们对网络 KOL 的认可度高多了。

  那些道行深点儿的舞头,不仅能赚到大妈们的钱,甚至能让大妈们上赶着想让自己有资格被骗。

  600 万的骗局

  要说道行最深的,大概是曾混迹北京王府井教堂广场的张依女士——她当初在两年内,从 30 多位大妈手里拿到了 600 多万元。

  当年,张依的舞团从几十人渐渐发展到五百多人,且等级森严:站得越靠前,地位就越高,不仅能获得张依发的小礼物,还能和张依一起吃饭搓麻将,甚至还有机会被张依骗钱。

  王府井的教堂广场

  一开始,张依跟队员要钱的理由是合伙做生意、当股东;后来,是自己朋友的女儿在美国撞了人,得赔钱,之后又说那个孩子被抓了需要赎人;再接着又变成卖惨,哭着说自己的孙子早产求募捐、自己的儿媳妇难产大出血得住院、孙子身体不好得看病……

  队员们有多信她呢?为了给张依钱,有人把股票亏钱卖掉,有人去当铺当掉自己的金银首饰。她们甚至认为被张依借钱,是一种被信赖和自己人的象征,而且要保密自己和张依之间这种私下的亲密关系,闷声发大财。

  2 年,30 多人,600 多万。

  什么概念?广场舞大妈们的财力,你根本想象不到。

  相比之下,那些只是跟队员每个月象征性收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的,可以说是领队中的天使大妈。

  这种收费一般是用来分摊买音响的钱和电费,如果舞队规模大,那还是可以小赚一笔。但对那些站在队伍最后蹭舞的闲散人员,这些没有半点约束力。

  一些婚丧嫁娶、店铺开张之类的活动,也会联系舞蹈队去过表演。至于报酬,差的时候就请顿饭、好的时候能拿到手现金——现金通常是直接给领队,或者给完所有人现金后再单独给队长一份大的。

  王府井广场舞

  盯上大妈们的,还有这些人

  相比其他广场舞队,北京来福士广场上的「南馆艺术团」要热闹得多。这里不仅有跳舞的大妈,甚至还有架子鼓、萨克斯、口琴和报幕人员等等,而且还会有有大刀、长枪之类的道具。

  来福士广场舞

  早在 2014 年,广场上的中信银行就赞助了南馆艺术团,提供他们需要的道具和乐器等。条件是,大妈们需要在表演时要拉起「中信银行来福士支行和南馆艺术团与您共舞财富人生」的横幅。

  现场物料的摆放,算是赞助形式的基本款。更多的厂商会选择赞助服装,这是直接把广场舞大妈们当作活广告牌用,让她们穿着带有自家广告的衣服随处蹦迪。

  还有的厂商会直接赞助广场舞比赛,提高知名度。比如中信银行,就曾举办过几届全国性的广场舞大赛,据说每届比赛都能带来超过十万张的开卡数。大妈们只要在报名同时申请银行卡或者购买理财产品,就能获得纸巾和大米之类的奖品。

  来福士广场舞设备

  这场「僧多肉少」的广场舞大妈资源争夺战里,商场们要想获得大妈们的垂青,最先需要搞定的人物仍然是领队。

  针对广场舞大妈群体创业的方惠,在卖不出去货之后,也是选择聘请各地的广场舞领队作为代理商,联合销售平板。

  在来福士广场,大妈们的表演过程中,还会有些年轻小哥在周围殷勤地端茶送水、摆放设备,看起来和大妈们熟络得很,有时候还会请阿姨们吃饭唱歌。

  这些一般是附近银行或金融机构的业务员,他们一方面是为公司争取赞助机会,另一方面也是想发展一下优质客户。

  但其中也不乏一些投机者。2017 年 11 月,周大妈就通过广场舞认识的业务员说动,打算赎回 12 万银行理财,去购买业务员家的产品。结果银行这边觉得事情不太对,就查了查那位业务员的产品,结果发现这分明是一场诈骗。

  所以说,广场舞 APP 挣不到钱,真不是大妈不行,是这届创业者们不行。

  京城广场舞大妈图鉴

  撑起亿万广场舞市场的大妈还在,为什么创业者追不上她们的脚步?

  善待广场舞大妈,就是善待未来的你自己

  广场舞大爷围殴篮球少年,城市空间争夺战才刚刚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与 文章关键字:广场 领队 理财产品 舞团 来福士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