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案例>  正文

盖茨、贝索斯、巴菲特3人资产抵过一半美国人总和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1月10日 09:31:02 华尔街见闻
          美国最富有的三个人:贝索斯、盖茨和巴菲特总财富超过2600亿美元,等于美国底层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相当于1.6亿人或6300万个家庭。美国财富和权力的集中程度已经接近20世纪初“镀金时代”的极端水平。        

  (原标题:这才叫富可敌国!盖茨、贝索斯、巴菲特三人资产抵过一半美国人总和)

  华尔街见闻曾列举了中国“富可敌国”的省市,这算什么?“先进的外国”有几个人已经富可敌第一梯队发达国家了。

  华盛顿智库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近日发表了《“生而有幸”为富人》(Billionaire Bonanza,此处为意译)的年度报告,发现美国最富有三个人:贝索斯、盖茨和巴菲特的财富,等于美国底层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即超过了1.6亿人次或6300万个家庭。

  福布斯实时榜单显示,贝索斯的个人财富现为947亿美元,盖茨为893亿美元,巴菲特为788亿美元,总和超过了2600亿美元。

  (上图来自福布斯官网)

  据福布斯400富豪榜,美国最富有的25个亿万富翁总财富超过1万亿美元,等于美国56%的人口财富总和,即超过了1.78亿人次或7000万个家庭。

  整体400位富豪的总财富为2.68万亿美元,等于美国64%的人口财富总和(即2.04亿人),不仅超过了英国的GDP,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加在一起的人口还多。相比之下,美国家庭净财富的中位数是8万美元(不包括汽车),400位富豪的总财富相当于3400万个典型的美国中产家庭。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今年能入榜福布斯400的门槛创纪录新高20亿美元,大涨18%。1982年刚启动该项评比时“打榜”门槛是750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1.89亿美元,在35年里翻了十倍。

  与此同时,美国最底层19%的家庭陷入财务困境,被称为“溺水家庭”(underwater household),即家庭净财富为零甚至是负数。这种现象在少数族裔更常见,有14%的白人家庭划归此类,在非裔和拉丁裔中的比例分别翻倍至30%和27%。

  (上图来自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官网)

  这些基本没有储蓄的特贫家庭面临巨大压力,一旦遭遇失业、生病、离婚或车祸等意外事故,就只能在生死线上挣扎。中低收入家庭都是有一些财富,但通常没有现金等随时可用的流动性资产。报告发现,超过60%的美国人表示拿不出500美元的应急开支。

  报告作者、经济学家Chuck Collins和Josh Hoxie指出,美国的财富和权力集中程度过于极端,这不过是经济问题,俨然是一场道德危机。美国正在步入著有《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法国经济学家Thomas Piketty定义的“世袭贵族社会”,亿万富翁精英阶层与普通人的生活持续分离。

  瑞银UBS与普华永道合作在10月推出了类似的报告,发现全球亿万富翁的总财富自去年增加近20%,至6万亿美元,相当于英国GDP的两倍。目前全球共有1542位以美元定义的亿万富翁,其中145人是从千万富翁最新晋级。

  瑞信全球最高净值客户业务主管Josef Stadler表示,全球财富的集中程度不亚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叶的美国镀金时代。当时伴随快速工业化和大量欧洲资本的涌入,美国巨额财富被金融系的摩根、铁路系的范德堡、钢铁系的卡内基、房地产与皮毛贸易的阿斯特等少数家族把持。目前,历史上的第二个镀金时代即将迈入第三年。

  事实上,巨富人群也感到了压力。英国《卫报》称,富人们非常担心社会因财富分化严重而形成反噬。镀金时代后期,巨富家族被称为“强盗式资本家”(robber barons),罗斯福总统在1901年上台后铁腕分拆寡头企业。美国也步入了“进步时代”,掀起了广泛的社会运动和政治改革。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研报警告称,美国正站在历史拐点,富人的财富升值靠成立公司和投资增值,越来越多的海外避税天堂和合法信托,令隐藏资产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广泛,而普通人的工资停滞不前、储蓄不断减少。

  惊人的财富不平等现象会加剧种族和阶层的分化、削弱社会凝聚力、动摇经济的稳定与根基。这也正是亿万富翁达里奥和巴菲特所关心的。巴菲特曾在6月接受美国公共电视网PBS采访时表示,财富难以置信地集中在少数极端富有的人手中,这是真正的问题。达里奥发表多篇博文论述这一问题,还被另一名大佬批评“不务正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0月警告称,西方政府应强迫1%的最富人群多缴税,以期减少财富分配不平等的程度。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也建议,特朗普税改80%的福利会流向最富的1%人口,无助于减少美国社会分化。需要对最富有的家庭征税,再用这笔收入来扩大整体经济的财富机会。例如可以增加资本利得的税率、降低需缴纳遗产税的门槛等,都与特朗普税改背道而驰。

  英国《卫报》还发现,少数族裔与白人的特贫家庭比例明显分野,在美国最富400人中也有同样现象。福布斯400富豪榜只有两名非裔美国人上榜,分别是“女性楷模”奥普拉(排名264位)和科技投资者Robert Smith(226位),只有5名拉丁裔上榜,前25位最富美国人全是白人。


与 文章关键字:巴菲特 盖茨 卫报 资产 打榜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