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人在职场>  正文

“洋插队”博士后回国当农民:选这个职业从未后悔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1月06日 09:41:51 中财网


  石嫣品尝自己种植的蔬菜。 资料图片
  保送人大,硕博连读。从本科到研究生,从小在城市长大的石嫣却一直与农业结缘。这一切的改变,是一次去美国“洋插队”的经历。

  每天手上沾满泥土,皮肤变得黝黑,身体变得结实……通过健康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将农户与消费者串联在一起,实现“食在当地,食在当季”。

  2008年,石嫣将这种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带回国,做了农民。“农业是立身之本,农民更是一个伟大的职业,选择这个职业我从未后悔。”

  “曾经我五谷不分”
  沿着顺义区龙湾屯镇的龙尹路,一路向北。没有密集的高楼大厦,大片大片的庄稼地在道路两旁,一览无余。

  深秋的清晨,微风。天空湛蓝,没有云彩。在“分享收获”农场的牌坊门后,便是一排排的大棚。尚有绿色的葫芦藤,映着斜照进院子里的阳光,看起来倒很温暖。

  石嫣和丈夫就住在附近的村子里,距离农场不远,走路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

  石嫣是个闲不住的人。除了外出开会,她几乎都要每天“下地”看看作物生长情况。借着采访的空当,石嫣又跑去了大棚,看了看尚未变红的西红柿。

  “这个应该是患了螨虫。”石嫣指着一个表皮像猕猴桃粗糙,有浅色纹裂的青色西红柿果说道。而在隔着几排的其他植株上,她发现了这种情况,眉头一紧。

  农场里一直坚持让农作物按自然规律和周期生长,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等添加剂。为了避免患病传染,造成后期大面积受损,石嫣更多地是从作物生长初期便开始介入、防御。

  “像这种感染螨虫的,就用矿物油防治。不过好在这些果实马上就要变红,不会大面积传染。如果是在开花期间感染就麻烦了。”

  30度左右的大棚里,湿度在50%左右。从室外进来,眼镜上便会结哈气。从大棚的这头走到那头,“巡视”结束回来的石嫣,手上、指甲里尽是泥土,但她却不怎么在意。

  “我之前在美国农场干活,都习惯了。那时候因为经常拔草,手上裂了很多口子,根本洗不干净。”石嫣说,自己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五谷不分。大学、硕士虽然学的跟农业相关,但却从来没有真正下地干过农活。直到读博士前,自己去美国,完成了一次“洋插队”,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读研得到赴美机会
  石嫣说,自己从河北农业大学毕业后,恰巧有一个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的机会。然而接下来的两年里,石嫣每个月都要去农村待上一周。从山东莱州到河南兰考,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

  看得多了,思考得多了,困惑也变多了。“每次在农村时,我都想着能够竭尽所能地为他们做点什么,改变些什么。但是,一回到学校里,便又觉得他们只是我的采访对象,离我很远。”石嫣坦言,可能是因为从小在城市中长大,总感觉自己与农村缺乏一种连接感,“就像生活在两个世界。”

  研二时,通过一位刚从美国访问回国的教授介绍,得知美国有个研究所,有意向资助一名学生在当地一家农场工作,进行深入交流。“正好那时候我还没有定下来读博研究的方向,想着借这个机会可以思考下。”

  2008年4月,石嫣来到了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农场,开始了她近半年的美国农民生活。

  每年的4月到10月,是当地的生产季。而初到美国的第一个月,石嫣无论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有些不太适应。

  她在自己后来写的《我在美国当农民》这本书中讲道,自己的生活逐渐步入一个“枯燥”的循环。每天的工作从早晨8点到下午5点半,中间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从浇水、移植、耕地、播种到学习自己制作耕作用的小机械、开拖拉机。“连续一天的工作,暴露在太阳底下,经常自己一个人在一片区域里除草,很孤独。再加上大风吹着,很容易使人一直消沉,因为你无法抵抗。”

  去美国时带了几件干净的衣服,后来已经洗不出原来的颜色。右手的食指因为经常拔草,有很多裂纹,也根本洗不干净。每天工作结束后回到宿舍,把饭端到自己的小桌子上,坐在床上,就不想再动了。等再站起来,就浑身酸疼。

  “如果不是在国外,不是学校交流的项目,我可能早就跑回家了。直到6月初,我第一次吃到了自己种出来的菠菜。”石嫣还记得那天自己炒了个鸡蛋,做了菠菜和生菜沙拉。“一口就能吃出不一样,真的完全不一样,很好吃。肉有肉味,菜有菜味。”

  在她的印象里,农场的人们感觉像是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他们看起来,对手机、对网络没有那么强的依赖。从种植到收获,从寻找销路到市场售卖,那段时间,石嫣每天都和农民在一起。

  “那半年的生活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而我的职业选择也变得越来越清晰,我要做一个农民。”

  回国推广农业新模式
  “在国内时,每次从农村回来,带着发现的问题回到学校,写几篇论文,完成课题,感觉这个才是有价值的。”后来在美国的农场里,每天的工作让石嫣开始思考自己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

  石嫣发现,自己所在的农场在种植期间,就会有附近社区的会员前来预订,等到蔬菜成熟后便开始配送。至于剩余的,有时她也会和其他伙伴到镇上的市集去售卖。这种在当地流行的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结合此前在国内的调研,石嫣觉得也适合在中国推广。

  2008年回国后,石嫣完成了关于社区支持农业信任研究的博士论文,顺利毕业。2012年5月,她同丈夫一同研究并推广“分享收获”社区支持农业项目,并获得了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学位。

  提及目前所做的工作,石嫣解释道,社区支持农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种植季节之初,农民联系当地的消费者。在蔬菜和水果收获时,再将此前预订的份额运送到消费者手中。而另一种则是消费者组成集体,去联系相应的农场。

  “简单一点说就是,农场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了一种直销、互信友好的关系。既让中小型的生产者有了稳定的市场保障,又让消费者吃到更健康的食物。”

  团队成员一半“新农人”
  为了让消费着不用担心食品安全,石嫣说,“分享收获”农场按照有机种植理论和技术,不使用农药等添加剂,让农作物和养殖动物按照自然规律和周期生长。菜不催熟,蛋不催产,猪不催长。

  五年来,石嫣及其团队通过努力,减少化肥用量15万斤,服务覆盖北京的社区近2000户家庭。而在他们这个团队中,一半成员都是80后90后大学毕业务农的“新农人”。除了北京,还在上海、江苏、河南等多个省份、1000多个农场推广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直接影响了成千上万返乡青年、创业者、农民,净化保护土地十万亩以上。

  “听到分享收获已经五岁了,有点儿吓一跳,因为发现我基本不去菜市场已经有五年了。”在众多的会员口中,分享收获的蔬菜新鲜,口感好,绿色健康,成为了长期信赖的保障。

  而这些对于石嫣来说,则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人无‘良心’,便种不出‘良食’。一步步坚定地走下去很重要。选择当农民,当一个帮助农民的人,我从未后悔,也永远不会弃业而去。”

与 文章关键字:石嫣 农民生活 职业选择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