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理财模范>  正文

对话曹德旺:如果现在我突然停下来,太浪费了!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0月30日 09:22:53 中财网
  原标题:A股脊梁
  e公司记者对话曹德旺:“现在我突然停下来,太浪费了!”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当然是个有故事的人。他一手创立的福耀玻璃(600660)坚守汽车玻璃主业的故事在资本市场上耳熟能详。

  与任何一位负有沉重使命感的企业家一样,他绝不止于海报上的光鲜形象。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的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对事业的反思、对生活的调侃,更多是“地气”十足的曹氏幽默。


  他回忆起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那时候的福耀玻璃做过房地产搞过重组,甚至一度被视作垃圾股。71岁高龄的曹德旺说,福耀这么多年的成功,最值得总结的一点经验就是: 大股东必须要有人品,做事负责任,要保护小股东的利益。 “溢价发行”闹了个笑话
  福耀玻璃的前身是一家乡镇企业。上世纪80年代初,在一次外出旅游的偶然机会中,曹德旺意外发现一座尚未开采的“金矿”:当时偌大一个中国,竟然没有一家像样的汽车玻璃厂家。汽车玻璃坏了必须得进口,整个汽车玻璃维修市场完全被日本和欧美的企业垄断。

  因此普普通通一块汽车玻璃当时动辄要卖到数千元,而根据他的估算,单片汽车玻璃成本绝对不会超过200元。

  由于此前已经有了承包福清高山镇异型玻璃厂的丰富经验,曹德旺认定国内汽车玻璃市场大有可为。1987年,在40岁年纪的时候,曹德旺拿出所有积蓄开始创业,牵头筹建专门生产汽车维修玻璃的耀华汽车玻璃公司,注册资本不过600多万元,却是如今市值600多亿的福耀玻璃前身。

  “当时就是全中国做得最好的,因为所有设备从芬兰引进,产品卖得非常好。”曹德旺说,在很多人看来,他不是开了一家玻璃厂,而是开了一家印钞厂。那段时期,耀华厂生产的汽车玻璃单片成本不到200元,售价2000多元,而且居然还比市场上的进口货便宜很多,是不折不扣的暴利产品。

  因为产品是国内独家,效益也非常好,因此1991年的时候,福耀玻璃被福建省列为首家试点发行股票企业,由福建省体改委、福建省经贸委出具了闽体改(1991)022号文件进行股改。

  “当时只有我们一家,大家都没有经验,究竟该怎么做呢?结果最后就是把整个净资产6000万折成4000万股。”曹德旺回忆起这段往事也有点忍俊不禁,“6000万本来应该是6000万股嘛,结果成了4000万股,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理解股票是要溢价发行,4000万股按每股1.5元计算不就相当于原来的6000万净资产!”这就是福耀玻璃首次发行股票每股1.5元发行价的由来。(因时间久远,受访人介绍的具体数据与实际情况有所误差)
  根据福耀玻璃1991年的招股说明书,当年福耀玻璃向法人定向扩股1634万股,每股面值1元,售价1.5元,共筹集资金2450.9万元。

  股票倒是顺利发行出去了,但还上不了市。这是因为当时股票上市交易采取的是额度制,要由国家计委和证监会共同决定额度,再分配到各省、市、自治区和部委。

  “这下麻烦了,因为福耀当初发行股票是省里面批的,不是国家批的。发行完成后,我们压力很大。因为当时我们一股一年可以赚几毛钱,两年就可以收回投资。那些买了股票的人就逼着我上市。“曹德旺回忆说。

  最终经过努力,1993年6月福耀玻璃被国家体改委批准为公开募集股份有限公司,并于6月10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当天福耀玻璃的收盘价是40.6元每股,总算是正式迈入资本市场的大门了。

  一度沦为“垃圾股”
  有意思的是,这次别人求之而不得的上市挂牌机会却差点让这家未来的杰出企业折戟沉沙。

  1993年,福耀玻璃首次进行配股,在经福建省体改委批准的2比1配股方案中,因中、外法人公司均声明弃权,只按配股时的个人股1739.46万股进行配售,共以每股6元的价格配出869.73万股,募集到5218.38万元。

  这笔福耀玻璃第一次用配股形式拿回来的资金中,共分三个投向,其中有2500万元即是用于投资福清市的“福耀工业村”开发建设项目。

  根据当时的方案,福耀玻璃占股51%;宏路镇以土地入股,联合福清市政府和当地农业银行占49%的股本。

  “因为当地政府想让福耀帮助做好‘西大门’(福耀工业村),我们也没有经验,认为拿了那么多钱回来大家一起合着做也可以。而且那时候地价也便宜,一亩8000块,400亩地才花了300多万。想象的很美好,策划也搞得非常红火。”曹德旺咧嘴笑了起来。

  1991年的IPO招股书中,福耀玻璃曾这样描述过福耀工业村的前景:“近期已着手筹建福耀工业区,计划在公司近旁征地800亩,连片开发,兴建标准厂房、商店、住宅楼房,形成高质量的汽车配件城。”

  现在回头来看,这正是福耀玻璃首次向房地产业务转型的尝试(也是唯一一次),有着特定的历史背景:一方面,当时汽车玻璃的高利润已引来各路资本蜂拥而入,维修市场出现恶性竞争苗头;另一方面,海南房地产市场骤然升温,地产投资已然成为新兴产业方向。

  “结果就是做了以后发现钱不够了,”曹德旺说,“做玻璃赚回来的钱还不够付那边的利息。工业村是福耀控股的,报表要并进来,企业这下面临亏本。”

  “我们实在想不出办法,就到处去找人请教。”曹德旺当时也没信心了,“最后是香港交易所的梁总监看了我的报表,说你这是标准的垃圾股,总共才几千万上亿的钱什么都做。”

  一顿嘲讽过后,曹德旺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正是因为不懂才专程来请教。”“重组啊。”“什么叫重组?”曹德旺又问。梁总监也笑了:“你把这些公司选一下,喜欢的留下来,不喜欢的全部卖掉,钱收回来做喜欢的事情。”

  这一下曹德旺觉得茅塞顿开。此后24年福耀玻璃坚持只做一片玻璃的办厂理念原来在此刻生根发芽。

  不过正所谓知易行难,从香港取经归来的曹德旺在重组工业村项目的过程中,仍旧感觉困难重重。

  先是一头撞上1994年的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危机。中央开始出台调控政策,明文规定银行不能够入股企业。工业村项目的股东之一农业银行便提出退股。

  “项目本来就做不下去了,又是亏钱的,你说这要怎么退?”曹德旺说,“不过后面想了一下,银行当初也是好心帮助我们,这个话不能讲的!我就说没有问题,转贷款,把那个钱转成提供给福耀的贷款。人家是债转股,我是股转债,银行照样收利息。”

  更惨的事情还在后头。当时拿出来重组的工业村项目不仅土地没人要,盖了一半的房子也没人要。曹德旺便和县里商量,主动提出大股东要负责。“因为小股东是受难者,他们没有决策权,都是我们这帮人干的。”

  最终,他自己接过了工业村的烂摊子。由于当时国内无法解决贷款问题,曹德旺又将福耀玻璃的股权注入一家香港公司,再由香港公司在香港申请贷款。依靠着这笔贷款,福耀玻璃建起第一座现代化的工厂——福建万达玻璃,历经艰辛的资产重组总算划上一个句号。

  “请你记住它的核心思想,一是要尊重银行;二是大股东要承担决策责任,把那些错误的项目买下来,保护小股东的利益。”曹德旺说,“现在这些房产都在我手上,前后花了3个亿,现在一年的租金大概就2000多万。这是什么概念,你告诉我?当初3亿如果都拿去买股票的话,现在值几十亿的钱了。最值得我怀念的记忆的骄傲的就是这件事情,大股东必须负责。”

  “现在停下来太可惜了”
  1994年工业村项目清理重组完成后,福耀玻璃再也没有踏足过房地产行业,而一波旷日持久的大行情也悄然开始了。

  截至目前,公司已经连续18年实现盈利,2016年净利润达到31.4亿元,市值600多亿元。

  “我认为两个交易所里面最好的一只股票就是福耀玻璃。从效益上看,公开数据显示的23年里,我们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2.07%。我相信中国没有一个企业做到,我们做到了!”曹德旺底气十足。

  福耀玻璃的接班人问题也是投资者所关心的。曹德旺认为自己应该继续工作下去,“现在对个我人来说,最佳的选择是退休,去玩,不要承担责任,还会增加寿命。但国家培养一个人到这个程度,现在你突然停下来,太浪费了!如果从99年算到现在,才多少年?”

  “把玻璃做清楚了,福耀还会考虑开发出新的事业。我们已经做了好几年的产业方向调查,要想再上一个台阶,就得十拿九稳把它吃下。”曹德旺说,“企业家总归一句话就是报国为民。要记住国家会因为有你而强大,人民会因为有你而富足,社会会因为有你而进步,这就是企业家精神。”

与 文章关键字:曹德旺 福耀玻璃 垃圾股 汽车玻璃 溢价发行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