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买外汇>  正文

1987年股灾赚钱的交易员:把赌注压在专业市场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0月19日 09:51:03 凤凰网

  近日,畅销书《黑天鹅》的作者,前投资交易员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接受了彭博社的采访。彭博社此举是对发生在1987年10月19日的,股市崩盘三十周年的一种纪念,而这一天也就是后来投资者所谓的“黑色星期一”。

  塔勒布以自己在当时的职业生涯经历而闻名于世——并获得了数额相当可观的回报——多亏了他在那一天的交易回报。据他自己说,这笔回报大概有“数千万美元”。

  但他当时是怎么交易的呢?另外,当目睹股市崩溃时,他的脑子里想到的又是什么呢?

  塔勒布回答了一个关于他所采用的具体策略的问题。他解释说,自己依赖于“尾部期权”合同——这些合同之所以能够赚钱,是因为它们有资金出路,能够买到可以忽略不计的金额——并且把大部分赌注都押在了诸如货币和欧元期货等“专业”市场上。

  “美元当然崩溃了。美元/日元期权——我们拥有这些期权,我们还购买了大约1万美元的库存期权。这些库存期权最后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出。”

  “随后发生的事情就是市场失去控制。较大的回报并不是来自主要货币美元,而带来较大惊喜的是像日元或欧元这样的货币。瑞士法郎也有很高的波动性。”

  当被问及为何货币和固定收益市场的波动不像股市波动那么严重时,塔勒布表示,这是因为这些市场对专业交易员来说要求严格。几乎没有中产阶级投资者直接交易债券或持有外币,但每个人似乎都持有股票

  “因为它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市场……这也是当时固定收益最大的市场。但只有专业人士才谈论这些事情。然后所有的专业人员都一败涂地。每个人都在谈论股票,因为人们都在投资股票。”

  塔勒布拒绝透露第一波士顿总公司——那家曾雇用他的投资银行——给他在黑色星期一取得的成功所支付的回报。不过,他表示,由于当时大多数同事出现投资亏损,所以最终的所得远少于自己的期望值。

  “我记得当时的损益表。以今天的条件来看,这将是一个实质性的问题。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补偿额度是不一样的。现在来看,我当时是在千百万人之中一天赚得了数千万美元。”

  “第一波士顿公司对我很好。但问题是,它沿袭的仍然是一个普通银行的体制,每个人都应该要彼此分享。当时,几乎每个人都出现了亏损,只有我和另一个同事除外。”

  塔勒布表示,自己清楚地记得10月20日——也就是崩盘发生后的第二天,几乎所有对手的出价都高于他的出价,他们希望以此获得巨额利润。

  他特别记得自己与著名的大宗商品投机商理查德·丹尼斯(Richard Dennis)之间的交锋,而后者拥有的对冲基金当天就破产了。

  塔勒布表示,,黑色星期一发生的事件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取得的成功也让自己开始变得傲慢而自负。但股市也证实了他的观点,即市场对风险的计算方法并没有考虑到“六西格玛”的可能性,就像黑色星期五发生的暴跌。事实上,随着ETF和高频交易的出现,这种趋势只会进一步恶化。许多市场策略分析师认为,这种趋势增加了就像2010年5月股市闪电崩盘时那样的,混乱抛售的可能性。

  “股市崩盘事件发生后,我深刻认识到一点,真正的投资知识只有通过实践才能学到,教科书给你的东西其实没有多大用处。”

  当被问及目睹自己的股票估值直线下降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的问题时,塔勒布回答到,自己当时的注意力非常集中。以自己的能力,他无法处理当天所发生事情的严重性,但这些事件却恰恰发生了。当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交易操作上。

  “当你身处在交易中时,感觉就像是在经历一场战斗。就像看电视一样。当我看电视的时候,我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直到事后才知道。因为我处于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

  直到一位同事指出了这一变化的重要性时,塔勒布才开始明白,这可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至于他在那一天所表现出的极端关注,塔勒布说,他已经有过好几次这样的经历,比如不得不在长时间内保持一种类似于僧侣入定的专注程度。他以美军入侵科威特为例,称自己凌晨2点抵达第一波士顿公司的办公室,并随后连续保持了15-16小时的专注状态。

  最后,他表示,部分交易员仍低估了另一次闪电崩盘的可能性。鉴于最近出现的波动性跌至历史低点的情况,他表示,今年相对平静的股市变化,已经在市场上普遍滋生了一种自满情绪。

  但一夜之间,所有一切都可能会发生改变。

  


与 文章关键字:交易员 股灾 市场策略 期权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