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收藏>  正文

齐白石延续了文人画最后的余晖 也终结了文人画的历史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10月11日 14:48:00 新民晚报

  在齐白石的诠释空间中,吸引众多诠释者的方位是文人画:“齐白石是中国文人画的集大成者,是文人画金字塔的尖顶。”不少艺评家喜欢如是说。

  说到齐白石与文人画的真实关系,李蒲星认为:齐白石之所以伟大,并非因为他是文人画的集大成者;集大成者只不过是继承者的另一种说法,是伟大不起来的。恰好相反,将齐白石推上历史地位的不是他继承了文人画的什么,而是他的“去文人画”创造。他的“去文人画”既延续了文人画最后的余晖,也终结了文人画的历史。笔者同意这个结论。只是此时不想以此去讨论文人画的历史变迁和齐白石继承了什么、去掉了什么,而是想聚焦于那句名言“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

  “似”与“不似”的讨论,自文人画兴起以来,就没有停止过。最有代表性的是宋代苏东坡所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元代倪云林进一步发挥为“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他们的本意并不是完全排斥形似,而是反对一味追求形似,强调画家的主观因素,强调对自然物象“神”的感悟和意趣的抒写。应当说这是对前人“以形写神”“应物象形”理论的一种文人式的理解和发展,也是对当时某种“匠气”倾向的反驳。


与 文章关键字:文人画 齐白石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