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创富金点>  正文

少女丹,创投圈不相信眼泪!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05月08日 10:42:35 投资界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在成人世界里,这招依旧奏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往往选择通过先哭来获得关注,塑造在某件事情当中的弱者形象。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里,说谎的成本太低,谎言太容易扩散了,人们根本来不及辨别真假。

  但是,没有人愿意坐着挨打、吃哑巴亏。久而久之,在一些热门事件中,受众们看完一方的发言后,总是等着另一方出来总结陈词。人们期待着剧情反转,因为反转的剧情太多了,让他们以为,反转才是终局。

  历经近6个月的时间,空空狐事件也迎来了大反转,一直被控诉的投资人周亚辉晃着“弱势”群体余小丹的肩膀大喊:“小丹,你醒醒吧”。

  少女丹的哭诉

  5月4日,余小丹用她的微博ID“哎呦少女丹”发布了文章《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这距离她发布第一季已经过去了5个多月的时间。

  余小丹觉得很委屈,她拖着病体,借钱为员工发工资,却在晕倒在工作岗位上住院后,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

  在她住院后,周亚辉提出了由昆仑万维接手空空狐,并给空空狐注资500万,保证员工社保公积金正常缴纳和用户的提现正常不受影响,条件是余小丹的股份由60%多变成10%,并为公司派遣指定的CEO.

  “这显然不是一个像之前两轮那样的正常估值的融资,但我已经没有什么谈判的筹码”。余小丹是不甘心的,所以即便有了第一季的声泪控诉和“我认了”这样的态度,她还是在5个多月后再次站了出来。

  这一次, “听闻”作为二手交易平台的空空狐要关闭支付功能,她质疑,为什么没有人通知她这个小股东。她说,这个投资人放弃、鉴定为负资产的烂摊子,她准备通过并行其它项目,赚钱来运营空空狐。

  她一直坚信空空狐是一手好牌,有2-4亿的估值。她认为,一切错误的起源是承受不住股东的压力,为了快速增长业务,而增大市场投放,大笔花钱。但在几个月后,股东们又要求她停掉市场投放,而这,意味着放弃接下来的融资。

  余小丹说,空空狐第二轮融资的钱,至今没有到齐。公开数据显示,其第二轮融资额为1500万美元,而在余小丹的叙述中,他们只拿到了3400万元,这其中,还包括给投资人介绍进来的COO支付的300万元。她抱怨,COO税后年薪200多万,太高了。而面对融资额不到位的情况,一位投资人给她的答复是,“你还想不想在圈子里混了?你公司还想不想以后融资了?”

  周亚辉的孰不可忍

  故事续写到第二季,一直作为“靶心”的周亚辉坐不住了。他说,穿鞋的投资人不怕光脚的余小丹,因为人的包容心和忍耐是有限度的,直指余小丹为了二次创业拿更好的融资,又开始自我炒作。

  在周亚辉的版本里,空空狐早在余小丹住院前2个月,就陷入了经营危机,根本谈不上所谓3-4亿的估值。面对经营危机,余小丹多次提出希望股东们再投一些钱或者借一轮可转债,估值可以降到比上一轮更低,但没有投资人愿意站出来。

  而在去年11月10日,余小丹在空空狐的股东群宣布解散员工,而公司还欠员工和各种债务200多万。这些详情,周亚辉都提供了微信截图。在截图里,余小丹表示,不再担任空空狐CEO,也可以放弃所有股权,并催促董事会马上做决定。

  周亚辉表示,余小丹挪用200多万用户资金,给不在公司上班的干妈每月发5万工资,在2016年春节投资款到位后,给她自己发了几十万额外奖金,用公司的钱给自己买包包买衣服、和男友出国旅游。

  至于10%的股份,周亚辉的说法是,接管公司的时候,所有投资人都把原有股份做了坏账计提,股份都归于零,给余小丹留10%已然是仁至义尽。接管公司后,周亚辉按约定给公司打了500万,余小丹当天转走65万,而陆续的新债务层出不穷,善后和填坑就需要近400万。随后,周亚辉又为空空狐注入了200万资金。

  创投圈的游戏规则: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这样的对撕剧情,旁观者永远无法知道事情的每一个细枝末节。我们没法从道德的角度去考量谁是谁非,但从商业角度,可以说一句,创投圈不相信眼泪。

  当年,刘强东创业开餐厅,结果收银的和买菜的恋爱了,餐厅亏损严重,关门了。刘强东后来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并没有怪员工,而认为是自己管理失误。

  商场如战场,很多时候,即便从道德角度上你占了优势,但失败了依旧是失败,你最多当花钱买了教训。

  投资人之所以是伯乐,是因为他们选择为你的事业押注,并呈上自己丰厚的赌金,只是,所有赌徒,都是因为觉得自己有可能赢、有强烈的赢的欲望,才下注的不是吗?他们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你,而是希望通过你得到更多的回报。

  说白了,投资人皆为利来,如果没有“利”,那就成做公益了。

  在空空狐历险记第一季的开头,余小丹用了两千多字详述病情和看病细节,竭力在塑造一个凄凄惨惨戚戚的形象,但,这样的叙述,似乎跑题了。这种舆论施压的手法,唯独不适用于商场,这里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在余小丹的文章中,她反复提到过,为了公司员工的利益,愿意拿自己的所有股份做交换。虽然她委屈的表示,为了员工,她很干脆的跪下低头,但也表示,“接受昆仑万维的条件是当时最稳妥的办法”。既然愿意,就更没有必要在事后叫屈,大家都是成年人,理应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即便在这段故事里,真的受了诸多委屈,诸多不公正待遇,也别肆意把自己放在弱者的天平上博取同情,这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创业九死一生,倘若不能有死而复生、再来一次的勇气,那创业这件事儿,对你来讲,真的太难以承受了。余小丹的第一篇文章发布的时候,有投资人转发文章表示,创投圈这样的实例很多。

  不过,要是真遇上这样的事,要么腰杆挺直,拿出证据,让投资人无言以对,要么打碎牙往自己肚子里咽,这就是规则。当然,要是抱着没事儿非要折腾点事儿出来的心态,那别人也阻挡不了。

  余小丹对此事的唯一反省是:“这三年里,我犯了不少错,承受不住股东压力盲目增大市场投放、引进高管过程中考察不全面、忙于对外融资对内把控团队不足……每一个错误环环相扣走到了现在的失败。”说来说去,都是别人的错。

  不管是吃了亏,还是自己的原因让公司走到了尽头,一个创业者要做的,都是深刻的反省。不知道这一次错哪儿了,下一次,只能重蹈覆辙。创投圈不相信眼泪,与其人前哭,不如人后多反省来得更有用。


与 文章关键字:创投 眼泪 少女 投资人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