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富家轶事>  正文

“坑爹富二代”自导自演绑架案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03月16日 11:02:37 《民主与法制》杂志

  500万勒索短信突然而至  

  2016年9月23日这天中午,已53岁的曲木之正在辽宁省营口市一家四星级酒店陪客户吃饭。席间,他收到一条短信,随手打开一看,不由得心一紧,映入眼帘的是这么几行字:“准备500万现金,否则灭你全家!不得报警。”读完短信,他本能地看了看在座的人,都很正常啊,再想想周遭的人,过电影般,一一排除。他皱了皱眉头,暗想: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啊,自己经商守法,商业对手之间竞争也是良性关系。想到这,感觉这是一条捉弄人的玩笑短信,于是删了。

  曲木之是营口市赫赫有名的企业家,拥有亿万资产。他和妻子陈昌凤育有一女一儿,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们经过二十多年打拼,现在拥有两座镁矿、一家耐火材料厂。

  当晚,曲木之回到了在大石桥市(县级市,隶属营口市管辖)的家中,妻子陈昌凤和女儿曲梅在看电视,却不见儿子曲多多,他随口问道:“多多呢?”陈昌凤没有好气地说:“你那宝贝儿子早跑没影了。”受到妻子一顿抢白,曲木之没有吱声。

  其实,对于儿子曲多多,曲木之更多的是无奈。一双儿女出生时,正是他们夫妻事业的发展期,他们专注于生意而荒于对孩子的教育,女儿还算争气,大学毕业,现在是公司财务部主管;儿子曲多多则念了七年书后,说什么也不读了,开始在社会上闲逛。他的虚荣心还强,从来都是一身名牌,喜好吃喝玩乐,爱结交社会闲散人员。曲木之夫妻考虑到因为自己忙于生意,对儿子呵护不够,因此抱有补偿心理,纵容曲多多花钱大手大脚,于是,他养成好逸恶劳的作派。

  刚想跟妻子说说话,曲木之的手机又发出“嘀”“嘀”的短信提示音,打开一看:“老曲,到你家别墅的信箱里看看。”好奇心驱使他想去看,又怕有事,于是打电话叫来司机小毛,一起来到门外信箱处。打开一看,里面有个信封,撕开,一颗子弹滑落而出。

  曲木之身体不由得筛糠般发抖,似乎闻到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为怕家人受到惊吓,他没敢声张。

  当晚,在睡前,曲木之又听到手机短信的“嘀”“嘀”声,惊恐地打开一看,果然又是勒索短信:“500万块钱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小心你那29岁当会计的女儿还有你那宝贝儿子的命!你敢报警灭你全家!!!”短信后面的三个感叹号,恍如直插人心的三把匕首。

  曲木之有些傻了,确实是有人盯上自己了。

  曲木之立即唤醒沉睡中的妻子,陈昌凤看完短信,也吓了一激灵,睡意全无。敏感的她,忧虑地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呀?”曲木之吓得直摇头。

  夫妻俩此后一宿再也没有合过眼,一起“排查”这个可恶的勒索人。曲木之脑海里浮现出儿子曲多多的身影,难道会是他?是啊,四个月前儿子曾闹过一曲“敲诈勒索”闹剧,很快被警方识破,难道儿子重蹈覆辙?夫妻俩几乎同时摇了摇头,他们不愿也不会相信这是儿子的“杰作”。

  拿腐乳汁冒充血迹

  这是曲木之陈昌凤夫妻心头之痛,也是最不愿回忆的一幕。

  2016年2月,曲木之因为忙于公司的运转,常常感到疲惫不堪,感叹身边没有得力的人手,儿子曲多多好像还是长不大似的。这段时间,他经常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里边大多写着“我们是黑道上的朋友,只要你破点小财,给50万就能保你家人平安”之类带着威胁口气的内容。

  曲木之开始担心会有图钱的恶人来加害家人的安全。于是,他特意加派公司的保安,来到别墅的家里值班,并且,暗中保护儿女和自己的安全。随着时间的推移,曲木之身边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勒索短信似乎也平息了,这让他渐渐安下心来。

  风云突变。3月11日下午3时左右,曲木之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次的短信和以往的不同,还附带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个小伙被五花大绑捆在一个石柱上,满头、满脸是血

  曲木之一看大惊失色,因为照片上的小伙正是他的儿子曲多多。照片后的信息里称:曲木之请你在三天的规定期限里,拿出50万元赎金,超时撕票。

  一家人顿时乱作一团。

  有的人主张如数给钱,否则曲多多会没命;有的人认为赶快报警。经过与家人紧急商量,最终大家一致决定报警。

  接到曲家的报案,大石桥市警方立即展开调查。为了尽快抓到幕后勒索者,警方一面指派曲木之跟勒索者周旋,一面通过技术手段跟踪、定位发短信者。

  经过几个轮回的“谈判”,勒索者与曲家达成“协议”:决定15日在火车站站前广场交易,一手交钱一手放人。曲木之为了保证儿子的人身安全,还在电话里声嘶力竭地哭喊道:“多多!爸爸一定会让你平安回家!”

  这天,警方将三名绑匪抓获。当天突击审讯后,绑匪交代的真相让警方和曲家大吃一惊:策划“绑架”曲多多的,正是他自己。

  原来,尽管家族企业资产过亿,但曲木之对子女要求严格,不给孩子过多零花钱。这样,习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曲多多,觉得在外边“很没面子”。于是,他便找到几个酒肉朋友,策划出这起假绑架案。

  到案后,曲多多交代,用来敲诈的照片是自己和朋友合拍的,其中自己满头满脸的“血迹”,其实是用从商店买来的腐乳汁冒充的,从照片上看就和真的血迹一模一样。

  曲木之夫妻得知儿子邪念的动机,竟然是如此的幼稚和不懂法,心里一阵悲凉:曲多多已经26岁了,按常理,早该自立自理了,为什么还在用“下三烂”的手法蒙骗父母的血汗钱啊!

  短信敲诈案破了,似乎为此案画上了句号,但曲家人却发了愁,因为曲多多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面对警方的严厉讯问,曲多多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玩大了,可能有牢狱之灾,有些悔不当初。

  四个月败光65万创业金  

  这天,母亲陈昌凤到拘留所看望儿子,仅仅两个星期未见,曲多多憔悴了许多,人也瘦了一圈,原先想好痛骂他的话,一时抛到脑后,一股怜悯油然而生,他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曲多多见到妈妈后,痛哭流涕,双腿跪地,不断恳求母亲宽恕自己。陈昌凤哪见过儿子这么服软过,立即原谅了孩子的所作所为。

  从看守所回来后,陈昌凤一把鼻涕一把泪讲述了曲多多的遭遇,一家人唏嘘不已,陈昌凤提议“饶恕”儿子,想办法把儿子“捞出来”。曲木之坚决反对:“让他在监狱里好好改造吧,这孩子不吃点亏,怎么知道生活的艰辛。”然而陈昌凤心疼孩子,于是,在她的力主下,曲家来到当地公安、检察机关进行斡旋,又是写谅解书又是不停求情,因为曲多多的违法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司法机关最终作出了“不追究”的处理。

  曲木之看到获得自由的曲多多,内心有了感慨,扪心自问:难道此前是自己对儿子过于严苛,导致没有给孩子创业的氛围?从看守所出来的曲多多,老实和本分了许多,加之妻子在一旁“敲边鼓”,儿子大了,翅膀硬了,应该放手了。其实,曲木之一直对儿子不很放心,在他看来,儿子曲多多做事太浮躁,为人又过于简单,是很难成事的。但转念一想,儿子经过这次“挫折”之后,把坏事变成好事,也许能够改变心性呢。

  这时,曲多多找到曲木之,诚恳地说:“爸爸,经过这件事后,我意识到自己的短板,我要好好改变自己。爸爸,你给我一笔钱吧,我要创业!我不能像过去那样游手好闲了。”听到儿子的表态,曲木之特别高兴,认为儿子长大了、懂事了。于是询问他下一步想干什么,曲多多深思熟虑般地说:“我仔细考察了营口的市场,我想开家酒吧,这个肯定赚钱。”曲木之爽快地拿出65万元交给曲多多,让他自己尝试创业。

  信用卡里突然多了65万元巨款,曲多多内心兴奋异常,但是,他却拿着这笔“创业金”与狐朋狗友们灯红酒绿,早将创业的想法抛到“爪哇国”去了。

  这天,曲木之忙完一桩生意,突然想起儿子的酒吧,于是给曲多多打电话询问酒吧的事情。电话这边的曲多多当时吓得小脸惨白,他哪儿有酒吧啊,创业资金早叫自己挥霍一空。他“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妙招”。

  第二天,他带父亲曲木之来到“自己”的酒吧。曲木之看到儿子的酒吧位于火车站附近,且消费的人群很多。曲木之很是高兴,照这个势头,三个月就能收回成本。临走的时候,他一再叮咛曲多多:“酒吧复杂啊,一定不能搞歪门邪道,吸毒、卖淫等违法的事情坚决不能干。”站在一旁的曲多多连连点头,附和道:“知道,知道。”

  这个所谓的酒吧,其实是他花一万元钱,租了一天,专门糊弄曲木之的。

  花钱如流水的日子,总是显得那么短暂。短短四个月时间里,他竟然把父母给的65万元“创业金”挥霍一空,他又回到了“一贫如洗”的状态。

  如今手头拮据,钱包瘪瘪,这让曲多多感觉“很不爽”。可他不敢把花光“创业金”的事情告诉父母,又没脸再去向父母要钱。

  再次敲诈富豪亲爹500万  

  曲多多再次想到了“勒索”,只有这个手段来钱快。

  曲多多没有从上次因为勒索被抓而吸取教训,反而总结上次“失手”的原因。而他的这帮哥们儿,不仅没有阻止曲多多的违法行为,反而自以为敲诈家人,不算犯法呢。最后,曲多多说:“这次干肯定没问题。”主意定下,开始商量如何威胁敲诈家人。

  不久,曲多多向父亲曲木之再次发出了敲诈短信,只是这次索要的金额由50万元直接上升到500万元。

  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曲木之感受到自己和家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处在惊恐与担心之中,他和妻子也在暗暗排查谁是幕后主使。

  2016年9月25日,曲木之又收到一条“勒索短信”:“曲木之,你听好了,在八天内,你再不准备好500万,我找黑社会的人,把你在岭前的矿炸平!”与以往收到敲诈短信不同,这些短信中不仅威胁曲木之及家人的人身安全,还威胁到家中厂矿企业的安全。

  “出了内贼!”

  接到这条短信后,精明的曲木之很快发现这是家中人所为,因为这条敲诈短信中的内容,岭前镁矿是刚刚收购的,只有家里人才知道的商业机密,外边的绑匪不可能得知。

  经过深思熟虑,曲家夫妻觉得曲多多的嫌疑最大。

  虽然猜到可能是儿子干的,但曲家夫妻仍然决定报警。对于儿子再次涉法,曲木之陈昌凤夫妻不再姑息。

  接到报案后,营口警方展开调查。结果不出所料,这次曲多多依然是罪魁祸首。

  2016年11月19日上午10时,营口警方在曲木之家的别墅里,抓到了正在上网打游戏的犯罪嫌疑人曲多多。当两名荷枪实弹的公安民警对曲多多出示拘捕令、给他戴上手铐时,曲多多感受到了法律的威严,“扑通”一下跪到父母面前,哀求不已:“爸爸、妈妈,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孩子,我们给过你机会,这次不能再姑息你了,再宠溺你,会害了你也作践了社会!那就是养虎为患啊!”面对儿子的哭诉,曲多多的母亲狠下心摇了摇头,把脸转向另一边:“请警察同志严惩这个孽子!”面对连“坑”自己两次的儿子的苦苦哀求,曲家夫妻狠下心来,主动要求司法机关对儿子予以严惩。

  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中主要人物均为化名。本文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上网)

  责任编辑: 尤晓岚


与 文章关键字:坑爹 绑架案 勒索 富二代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