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人在职场>  正文

职场妈妈的忧虑:幼儿托育成难题不敢要二孩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03月10日 09:21:43 舜网-都市女报

  “就算能生,谁来帮我带?”如今,孩子没人管成为职业女性的心病,特别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之后。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尽快制定具体的实施规划及相关政策,在城市社区中配置针对0—3岁儿童的托幼机构。近日,女报记者走访济南市区多家婴幼儿托管班发现,随着城市发展,“托儿所”慢慢萎缩,绝大部分幼儿园已不开设托班,大部分是以“教育咨询”的公司名义开办早教日托,托幼市场良莠不齐。

  想生不敢生:两三岁幼儿托育需求最多

  “最近为了孩子上学的事情,几乎跑断了腿。”济南市民孙女士说,女儿出生之后,一直由婆婆帮忙照顾,但是上周婆婆出意外动了手术,2岁多的女儿一下子没了着落。“我转遍了周边幼儿园,也没找到托班。”她无奈地说。

  像孙女士一样有婴幼儿托管需求的妈妈不少,特别是“全面二孩”政策下,工作和照顾孩子成了无法调和的矛盾。国家卫计委去年11月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目前近八成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其中近50%的祖辈感到“无可奈何”,特别是照顾过“一孩”的祖辈不愿再照顾“二孩”的比例在上升。与此同时,被调查对象更希望将孩子送往专业托育机构。其中,家长对2~3岁幼儿的托育服务需求最为强烈。

  上述调查还显示,因婴幼儿无人照料导致放弃生二孩的比例高达六成。

  想送送不起:婴幼儿早教机构价格不菲

  女报记者采访得知,目前济南绝大多数幼儿园只接收3岁以上的幼儿。而女职工能够享受的产假一般为半年,多数家庭承担着长达两年半左右的婴幼儿照料任务。比起正规的托儿所,目前济南托育市场上大部分是以“教育咨询”公司登记注册、实为开办托育提供餐饮的机构。

  “我给孩子报了3岁以下的幼儿机构,每个月两千多元。”市民周女士说,早教机构并没有缓解双职工家长的压力,“几乎所有活动都在家长陪伴下的教育活动。”

  调查数据显示,育儿成本已经占到中国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教育支出是最主要的负担之一。此外,托育服务短缺非常严重,0—3岁婴幼儿在中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

  想回到过去:市民盼正规幼儿托班回归

  “过去街道和企业都开办托儿所,现在没有了。”在济南市某事业单位就职的赵女士说,父母将孩子带到单位交给老师,下班时再接孩子一起回家。许多70后、80后都有着这样的回忆,如今这一批在幼托班中长大的孩子却没了这样的条件。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不少国有企业和机关单位开办托儿所。但是,2003年—2005年这些托儿所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消失不见。尤其是 2012 年,国家、省、市印发《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出举办规范化幼儿园,对班额、生均占地面积、入园年龄等都有明确规定,因此不少公办园幼儿园陆续取消托班。

  “3岁之前,我们要培养的是身体健康、心情愉悦、充满探索欲望且能积极表达和控制自己的孩子。”槐荫区一所幼儿园相关负责人说,孩子在上小学前,所谓“早教”的重点应放在基本社会常识、动手能力、情商等的培养上。


与 文章关键字:托儿所 婴幼儿 早教 育成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