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理财要闻>  正文

二孩成本超300万 你还要为二胎花多少冤枉钱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03月09日 13:18:26 中财网
我们建议那些没房没存款的年轻人,32岁是你们的最佳生育年龄,如果只有背影,就不要再为二胎多花冤枉钱,高昂的养孩成本会让你们感受不到一丝二胎的快乐。

困扰大多数年轻人生二胎的难题不仅仅是没钱,更是没房,就算国家规定产假双薪也是徒劳。

2015年10月二胎政策放开至今,中国的生育率似乎不是一个令有关部门满意的数字。从2010年一直到2015年,中国的平均生育率为1.2,最高仅为1.28。而这个数字,在急需新生人口的欧洲为1.5.
生育率是指每个女性平均生育的孩子数量。2015年这个数字是1.05,到2016年这个数字依旧在降低。如果这个数字属实,那么中国生育率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垫底。

生育率要达到多少才能维持人口代际平衡,保障社会正常运行了?

在欧洲要达到2.1,中国则是2.2.也就是说,要维持两代人之间的经济平衡,保证国家有足够的劳动力输出,中国每个可生育妇女,至少要生出2个以上的小孩才行。

而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中国将面临着跟欧洲一样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影响社会正常运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跟16年前一样,国家全面鼓励二胎,只不过这次遇到一个严峻的问题:生孩子的成本太高了。

低生育率的不止中国一个
2015年,越来越多的德国65岁老人还在工作一线奋战,而二胎的家庭依然在少数,每千人只有8.3个婴儿,比日本8.4还低。即便享受着14个月2/3月薪的育婴假和5万欧元的儿童金,每月近1000欧元的花费依然让很多家庭苦不堪言,从孩子出生到大学毕业,24年时间,30万只是负担一个孩子的基本标准。

在英国,独生子女家庭已经超过46%,即便如此,将一个孩子抚养到21周岁,算上大学教育,基本花费要超过25万英镑,占家庭平均总收入的28%。尤其是近几年经济下滑,国家整体受教育水平提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晚婚晚育并只生一个孩子。

为提高西班牙出生率,当地ZF设立首位“性大臣”,只为制造更多的婴儿。自2008年以来,西班牙新生婴儿数量下降了18%,无孩夫妇从1977年150万上升到2015年440万。而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工作时间过长、睡眠时间不足等引起的“性饥荒”,也就是说大多数职场夫妻彼此之间没有性欲望。

在来看看中国的普通家庭养孩成本,在一线城市,将一个孩子从出生抚养到24岁大学毕业,平均花费在200万左右,就算是三四线城市这笔花费也不小,平均在80万左右。

如果不幸你生了个男孩,很可能还要在未来给他负担一套新房,最起码是首付,社会普遍认为生女孩好过男孩,心疼自己3秒钟。

提高福利对于促进生二胎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论欧洲还是中国,对一个既不是拆迁户也不是富二代的普通中产阶级而言,生一个孩子的成本几乎占据家庭总支出的30%以上。如果你的坐标在中国一线城市或者强二线城市,这个比例会更高。

养孩成本过高,几乎是世界公认,而这个成本,在缺乏高福利补贴的中国要更高。

欧洲是世界公认的福利最好的国家,尤其是在鼓励二胎的政策上,更是慷慨。比如德国,14个月3/2月薪的育儿假在中国几乎不可能。算上产假,有的欧洲国家可以带薪休假近2年。

为鼓励生育我们的邻居们也是下了血本,不仅送钱还送房,即便如此,相应二胎政策号召的人也不多。

在韩国,女性拥有一年带薪产假,并对收入低于一定水平的新婚夫妇提供保障性住房;
在日本,孕妇可以“留职有薪”,产假期间享受工时40%的薪水,并减少3岁以下父母上班工时到6小时不降低薪水,这在一个人均睡眠不足6小时的国家是多么的奢侈;
在新加坡,为鼓励二胎,准爸妈拥有8周强制全薪产假,16周非强制半薪产假,工资成本ZF负担,生2个以上的孩子,ZF分配国宅,另外ZF还负担孩子托儿所及幼儿园费用。

在中国,准妈妈的福利是98天(产前15天,产后83天)的带薪产假,加一点津贴和15天难产假。不过中国的城市还是比较厚道,可以给在本市工作的妇女,适当延长产假,比如北京额外增加产假30天。

我们相信这是针对国情制定的产假福利,但这对刺激生二胎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就连刺激一胎早生都是问题。而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养孩成本超过福利水平,而这个成本的关键还在于几乎没有下降理由的高房价。

中国的养孩成本有多高
在我老家湖北某五线城市,一个都市三口之家,每月家庭总支出超过5000元。孩子目前上幼儿园,每月需要超过3000元花费,占家庭总支出的一半,这里还不算孩子正式入学后及大学期间的教育费用。image.png(2016年全国各大城市养孩成本前十名)
在北京,负担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这笔钱为270万,即便是长春,也超过120万。我们按1+1=1.5计算(即第二个孩子的支出按第一个孩子支出的1/2).
在北京,这笔费用最少在120万以上。假如孩子在23岁大学毕业,在不需要为他负担一套房的前提下,这23年,你每月需要为孩子支出:
(270万+120万)/23/12=14130.43元
注意,这里还不算夫妻二人、双方老人、家庭房贷等支出,如果全都算上,一个四口之家,每月支出超过3万真的没毛病.
如果刚好你35岁在深圳某通讯公司上班,月薪4万+,在没有头脑发热入手一套学区房,且没有被裁员的前提下,倒是能够轻松应对的。否则,只有背影的情你,任何一笔支出都将成为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100多天的带薪产假加一点津贴,在高企的养孩成本面前,又能有多大的吸引力?

解决了房就相当于间接解决了二胎难的问题
其实,养孩成本在家庭支出中并不算大头,因为这笔费不用一次性缴清且弹性大,困扰二胎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是否拥有一套稳定的自住房。尤其是对于那些生活在一线及强二线城市的人。

这也是中国目前大多数人晚婚的主要原因,更是引起很多新中产及中产阶级焦虑的主要诱因。这个诱因从2014年就开始显现,到2016年房价疯涨后,达到顶峰,大家对房的重视上升到“我知道它很重要,但我就是买不起”的绝望地步。

与此同时,全国生育率从1.28极速下降到1.05。我们不敢妄定二者存在必然联系,但生育率下降肯定跟房价疯涨有关。试问,有多少拥有稳定住房和工作的夫妻,不想多要一个孩子?

加上经济发展极度不平衡,一二线城市房价很难下降,而工资的上涨速度却依旧那么慢,该买不起还是买不起。作为二胎政策执行的主力军,解决不了90后关于房的难题,就很难让这批主力军发挥优势,反而会降低他们生育二胎甚至一胎的积极性。

我们几乎可以笃定,如果一对工作生活在一二线城市25岁左右的年轻夫妻,能够在该城市拥有一套全款自住房,或者只需要负担收入20%的房贷。在工作稳定且收入可观的前提下,他们在33岁前生二胎的几率应该在80%以上。

而对于同在一二线城市没有理想自住房的25岁夫妻,即便二人月薪超过1万且工作稳定处在职业上升期。别说二胎,就连33岁前生一胎的几率似乎也很难超过40%。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也必须意识到,如果生了一个男孩,作为一个十分普通的中国搬砖公民,你有9成的几率除了负担自己的房,还要负担他们的房。如果生了两个男孩,我只能祝你goodluck.
我们该怎么办
这么看来,国家将希望寄托在拆一二代身上,或许更靠谱。

对于那些只能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双手的人,如果你们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且决定在这里买房,可以早结婚,但不要早生育,最好利用毕业后的头10年为积累财富,并努力打拼出一套房。

在没有拥有一套稳定住房前,32岁之前最好不要迈入生育大军,在拥有稳定住房及工作后,也不要考虑二胎,因为二胎真的太贵。

这么看来,晚婚晚育生一胎,似乎对于大多数没被馅饼砸到的普通人而言,是一个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国家号召二胎,但现实情况却不允许我们响应号召!(.花.卷.财.团.微.信.公.众.号)

与 文章关键字:稳定住房 二胎政策 成本 产假 二线城市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