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理财要闻>  正文

顶级大师霍华德马克思谈投资:远离专家是美德

http://money.591hx.com 2017年02月06日 08:52:41 中财网
霍华德马克斯最新备忘录:专家意见
八月份时,我说过选择《政治现实》作为我的备忘录题目,部分原因是由于我对矛盾的喜爱,我把它跟其他的具有内在矛盾的备忘录归类在一起,比如《超级大虾》和《普通常识》。现在我们再来新增一个讨论:《专家意见》。

当大选结果有了眉目的时候,我脑中迸发的一个想法促使了这个备忘录的诞生。你可能会指出,在我11月14日的备忘录《干到底!》中,我曾说过我不会再写关于政治的东西。确实是这样,但是我没说过我不会再对政治进行思考。不管如何,这个备忘录无关政治,它只关乎意见。

去年春天我参加了一场晚宴,那时,希拉里·克林顿的一个高级顾问在寻求资金支持,她和她的竞选团队即将与民粹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展开辛苦的党内竞选。大多数出席晚宴的人对希拉里的选情都很悲观,直到一个老道的民主党人向各位保证,“别担心,她会赢的,数字不会骗人。”希拉里的支持者们松了一口气。最后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希拉里成为了民主党内的总统候选人。

十月底,希拉里爆出邮件门事件,FBI的调查也随之深入,面对总统选情的急转直下,那个老道的民主党人被问及:“大选是不是岌岌可危了?” “别担心,”他说,“她会赢的,数字是不会骗人的。” 不过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结果了。(注:共和党人川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并非希拉里。)
这些专家关于未来的意见很有分量,但也只是意见而已。专家可能比我们大多数人要判断的更准确,但有的时候他们也不总是全对。今年的选举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去审视这些专家的所谓意见。这个备忘录就是对这件事情的思考。

民意停摆的一年
去年,民意调查似乎经历了最煎熬的一年。6月份,英国脱欧公投前的民意调查让许多选民以及博彩庄家相信,70%的英国人倾向于留在欧盟,可是最后“脱欧”以微弱优势胜出。

简直令人震惊。不管是主张脱欧还是主张留欧,两边的选民对这个结果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几天之内,英国主要政党的领导人们相继宣布辞职,首相卡梅伦最后更是退出英国政坛。人们开始讨论这样的结果到底意味着什么,“脱欧”这件事情又该如何收场。

关于此次民意调查的失误,主要解释是英国人的参政经验不足,以及专家们的低智表现,大家认为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在美国。事实上,在2008年和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网站FiveThirtyEight的老板内特·斯尔维曾准确预测过结果,2008年预测对了全部50个州,2012年预测对了49个。

去年6月份,共和党全国大会结束的时候,FiveThirtyEight曾评估过希拉里的胜算,认为她将以微弱优势当选。到了8月份,希拉里仍是领先,即便川普发现她的一些细微失策。9月26日第一轮总统竞选辩论结束后,在他们看来希拉里依旧保有微弱胜算。预测从来没有不看好过希拉里。到了正式大选的那一天,他们预测希拉里有71.4%的胜算。大多数选民都觉得希拉里当选的可能性在80%-99%之间,几乎没什么人看好川普。

最终,尽管川普输掉了2%的选民将近290万张选票,但川普仍以304张选举人票对227张选举人票战胜了希拉里。严格地讲,他是赢下了好几个像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辛这样的“摇摆州”,这些地方的选民都投了川普。专家们的预言也不过如此。

2016年,为了意大利的修宪公投,总理伦齐不惜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一开始,民意调差显示支持修宪的选民小幅落后3%,可最后输了个20%。也许这个结果并不十分意外,但是这个差幅也太大了。

没人知道为什么去年的民意调查如此不靠谱。这里面有民粹、有反建制及反黑幕的因素,难道不应该事先就预料到这些因素嘛?严格来讲,川普做的可要比一些社团预测的好多(或者说不那么糟糕)了,比方说拉美裔团体和受过教育的女性团体。

2016年民意测试在三个国家的失败,对选民来说是很好的负面样本。它们没有探出选民诚实的反应,没有准确的兑现数据。未来民意测试有可能将不会再那么有分量。

SoMuch for the Experts
专家们到此为止吧
专家意见戏剧化大跳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大选刚刚拉开序幕的时候,希拉里团队和“地面战”被专家们被认为极具智慧且效率极高,可谓势不可挡,川普团队则被描述成既没有资金,又缺乏协调性,就像社会最底层的垃圾。现在呢,他们却说川普的竞选机器之前可是在高效地运行着的,而希拉里却错失了好几个重要的机会。

专家们说,希拉里当时提出了各种口号纲领,简直就是在收割选民,而川普呢,除了几个赞助者,几乎没什么人热心地支持他,毫无胜算可言。现在,他们又说川普是“精准完美的打动了选民”,希拉里有的只是一双“迟钝的耳朵”。

现在专家们认为,在竞选时,希拉里忽视了拉拢那些失业的白人们,也没有就如何提振经济给出相应的对策,这是希拉里犯下的最致命的错误。可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指出这一点。

出于为斯尔维的信誉考虑,有一点值得被注意一下。那就是他曾反复说过,川普有可能会赢得大选。事实上,他时常提醒他的粉丝:希拉里有可能赢下大多数选民,但却抵不过川普小小的胜利。他也引用过选举日当天的数据,这个数据显示,有10.5%的可能性,川普会输掉选民但却能够当选总统。我们不能说他预测到了这个结果,但是他确实比其他人看的更清楚,而且他只通过很少的一些过往材料,来对这件事情进行预测(所以这不能说明他是靠反向外推得出的结果).
最后,直到大选当天,大部分观察家们(包括我在内)还在说,共和党还有可能因为党内的一些传统派别分裂导致大选失败。它们包含了:共和党保守派、对川普的经济政策不满的党内人士、反建制派的支持者们等等。但是现在,民主党也被认为在当时经受了相当大的分裂风险,这个风险是由希拉里的支持者们和支持桑德斯和沃伦的党内进步人士造成的。

大选结束6天后,我在《去弄清楚!》中写下了一些东西:
回顾一周前的大选,我们可以发现点什么?

民意调查几乎一致认为,希拉里会赢……
如果川普当选,将会对美国的股市造成冲击,这在当时都快成为宇宙公理了。结果呢?首先,希拉里输了;其次,美股如沐春风,拿出了自2014年以来的最强劲表现。于是,基于过去一周的事态进展,可以得出两点:
第一,没人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第二,也不会有人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会对股市造成何种影响。

从各种惊喜不断的2016年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关键结论,那就是空谈家们对普罗大众的观点和看法时不时的会出现判断失误。很明显,媒体人没有搞懂广大美国人民,而受过精英教育的人又没能领会那些没学历的,而来自大城市的人们也没有get到来自农村的人。在整个大选中,观点及信念的剧烈摇摆让专家们完完全全的失败了。想要抓住人们的想法,简直就是不可能。

当然,对未来的预测肯定都不能算是事实,只有叫做观点,毕竟是还没发生的事情。但是专家们,特别是那些拿着工资被供作专家的人,经常各种明示暗示他们的评论就是事实,但是这些评论也不见得就会成真。

媒体又如何呢?

我年轻的那会儿,能接触到的提供主流信息的公共媒体非常有限。 只有三家电视台和四个本地的电视台,没有更多了。1987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颁布了公平经营原则。这个原则要求媒体必须给为了公众利益展开辩论的双方都提供播出的机会。一位非常受尊敬的新闻人,爱德华·R·穆罗,在当时有一句名言,如今我经常参考:“如果你说你不懵逼,只能说明你根本就搞不清状况。”沃尔特·克隆基特、切特·汉利和大卫·布林克利都有同样的看法。 报纸有支持民主党的也有支持共和党的,但在无关公众利益的事件中,他们都在极力避免自己的党派性。

这个公平经营原则的出台引发了各家媒体的激烈竞争。有一些谈话电台就专门全天候的搞新闻。拉什·林鲍夫(著名政治评论家)、罗杰·埃尔斯(FOX前董事长)和默多克发现这有可能导致极具煽动性的党派言论播出。像唐·埃姆斯和霍华德·斯特恩这样的被冲昏脑袋的广播人,都不怎么考虑自身言论的节操性和道德水准了,新闻和脱口秀也开始仿效他们,到处都充斥着各种毫不遮掩的党派属性十足的言论。

现在的媒体又开始有一点点要走老路的迹象了,就像30、40或者50年前一样。很多节目呈现出来的就明显偏向一边或者另一边,大家一天到晚的阅读、收看、收听这些片面的东西,根本完全就考虑不到事情的全面性。于是大多数人都在抱怨这场总统大选。

如今,媒体的属性已经决定他们几乎无法提出像穆罗当年那样的思考了。他们更愿意把预测性消息当做确定的东西播出去。你啥时候听见电视评论员说过“我想”或者“我认为”之类的?

这经常让我想起我在70年代听到了一个经济学家的说法,“基金经理永远不考虑市场。”是的,他们特别容易就对自己的错误视而不见。2015年8、9月份的时候吧,当川普开始角逐共和党内的总统候选人提名时,一个纽约时报的评论员淡定的说过,川普受不了失败,他会在一月份的时候就退出初轮竞选。结果啥事儿也没发生,他也没再说过啥。

媒体该怎么做
为了想要更好的勾勒出总统候选人的形象,我在网络、报纸和电视媒体花了很多的时间。这可以跟上现在的政治发展,也可以了解媒体行业的动态。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你可能也是这样。然而对有些人来说,他们走向了偏见,甚至几近疯狂。

我的儿子安德鲁帮我思考了媒体的几个影响:
关注一些事件让人觉得自己实际参与其中,自我感觉良好,俨然成为消息灵通人士。

如果人们自认为是消息灵通人士,他们会更大胆自信的去思考并且行动。

然而,现在有的媒体空谈家甚至比我们更加没有见识。

不过,人们还是更趋向于相信媒体的报道而不是去质疑虚实。

所以搞笑的是,跟着媒体的专家人云亦云,其实真的很浪费时间。

综上,我真的很享受11月16日在观察家报看出的一篇文章,大概是在大选的一周后。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真的想让美国复兴?别看新闻了”,作者瑞安·霍利戴谈了谈媒体圈到底是如何运作生存的。

出于一些原因,
媒体需要用高质量及可靠来源的消息,来博取众人眼球,获得长时间关注。较以前相比,我们现在的许多新闻没有原始出处,大量的观点和分析都比较缺乏专业。就像汤姆·尼古拉斯(学者、作家)指出的一样。

查克·克洛斯特曼(美国文化作家)曾经感叹过,有一次他穿过某足球俱乐部的办公室,发现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看ESPN,这让他有点儿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些工作人员不比记者们更加的了解体育信息么?其实并不是,他们只是喜好媒体的报道,而且被集体思维所支配。

推特很显然并没有让你第一时间得到更多的信息,它更像是一个强迫别人认同自己、一言不合就开撕、互相争吵开骂的地方。

我们就在这个生态圈里面,因为我们好奇并且被吸引。

所以,霍利戴为此开出了药方:
我们要以长远和发展的的目光看待问题,当然这不是说,我们要去跟这个世界割裂。我们要去现场看一场球,而不是每个星期二打开电视看个体育新闻,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如果你接受媒体所说的关于未来的评论,生活会很轻松也会更高产,这省去了思考的时间。但是其实,这些评论对未来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专家到底知道些啥?

我要如此写这个备忘录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有机会来说一下2015年我提过一个东西:纽约邮报的“美国职业橄榄球彩经”。每赛季的比赛周,邮报的十一位专家们都会给读者推荐一下该给哪个球队下注,下面是这些专家们在过去17周的表现,包括了256场比赛:
最厉害的一个专家的正确率达到了55.1%
最差的一个的正确率在48.8%
专家们的平均正确率在51.6%
专家们每周还会进一步的推荐三个“最佳投注”,然后我们来看看结果:
最厉害的一个的正确率达到了62.7%
最差的正确率是43.1%
平均正确率是54.0%
从这些数据中你可以得到一些比较可靠的结论:
就跟抛硬币一样,专家们的意见也差不多就是50/50的样子。

他们所谓“最佳投注”也就比平常的那些高出了2.4%左右。

有两个专家的“最佳投注”比他们的平常预测还要糟糕。

11位专家里面有8位正确率超过了一半,但是一般来说,一旦赌徒们的花费超过5%,没有一位专家的选择是带来了额外收益的,就算是“最佳投注”也没有带来任何积极的效果。

另外值得注意的两点:
在第16周,所有的11位专家看好纽约巨人会战胜费城老鹰队,5位专家认为纽约喷气机会战胜新英格兰爱国者对。(从两方面来看,根据赛前赔率,投注者会发现,其实两个队赢得比赛的机会都差不多。)比赛结束后,纽约巨人输了五分。(他们在被让了两分半的情况下,都没能赢得比赛。)喷气机对输掉了38分(赔率显示他们会输16.5分)。换句话讲,1、专家们比较偏好纽约的球队,2、专家们在这两场比赛的错误率达到了73%。

投注者还有一个玩法,就是“大小球”。意思是投注者要就两个队相加起来的比分是否超过或低于某个数值而进行投注。这只是让投注者觉得好玩的另一种玩法。最后结果显示专家们对了128场(正确率52%),错了123场(只差了5场)。这还是没有意义,特别是在已经下注之后。

如果经济学家不愿意公开自己的预测表现数据,那么媒体至少应该协助展示专家的表现成果。最关键的一点是专家的意见其实并没有什么帮助,相关的报道也会忽略所有关于专家意见缺乏预测价值的讨论。(.港.股.那.点.事)

与 文章关键字:集体思维 川普 选民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