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理财频道财富>  正文

走进“宝马乡” 揭秘全民“高利贷”的背后

http://money.591hx.com 2011年07月10日 15:32:52 现代快报

  村民王翠英的儿子把6.7万元拆迁款,都投进了高利贷,血本无归。面对无钱购买安置房的现实,王翠英的丈夫感到很无奈

石集乡新建的集中安置小区,王翠英等原冯庄村的拆迁户,现在只能望房兴叹了

位于石集街头的泗洪农村合作银行,受高利贷影响,春节后存款少了2000多万元

  并不富裕的石集乡突然“闯”进了几十辆甚至上百辆宝马车,原来是高利贷在“发力”

  “宝马、奔驰、保时捷、英菲尼迪、捷豹、凯迪拉克、路虎、悍马、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近日,在宿迁论坛上,有网友列出了江苏省泗洪县拥有的各类豪车数量,数字令人咋舌。其中,泗洪县辖下的石集乡更是因为豪车云集,被网友们戏称为“宝马乡”。

  一个并不很富裕的县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豪车?同样不算富裕的石集乡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开上了“宝马”?网帖将这个不无奇怪的现象,归结为这里曾经发生过几近疯狂的“全民高利贷”风潮。而在百度搜索“石集乡”,它已经和“高利贷”成了关联词组。

  日前,快报记者在传说中的“宝马乡”调查发现,在高达1毛甚至3毛的高额利息的刺激下,包括农民、医生、个体工商户、教师等在内的各色人群均曾参与过高利贷活动。高利贷所涉及的范围和程度,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可以用“疯狂”来形容。而“疯狂”过后,除了少数人创造了一夜暴富的奇迹外,更多的人如今已是血本无归。泗洪县官方称,为防止出现资金链断裂之类的问题,目前政府部门已约谈了涉及当地民间融资的个别“爪王”,并及时监控其收支能力和产业发展状况。

  网曝拥有500辆宝马车

  石集乡成了“宝马乡”

  “石集乡很多居民都在放高利贷,从中大获利益,有一个小村庄不到一年的时间买了几十辆奔驰和宝马。本来安于本分挣钱的农民,也都想通过高利贷来发财。而且但凡有人买了新车,都会放烟花爆竹庆贺。”近日,有读者给快报打来电话,称位于洪泽湖畔的泗洪县,特别是石集乡高利贷活动异常活跃,连教师和公务员都参与了,给人以“全民高利贷”之感。

  在宿迁论坛上,网友“懵然心动”发帖称,目前泗洪有宝马在800辆左右,奔驰600多辆、奥迪500多辆、保时捷50多辆、英菲尼迪50多辆、捷豹30多辆、凯迪拉克20多辆、路虎20多辆、林肯十几辆、悍马十几辆、法拉利1辆、兰博基尼1辆、玛莎拉蒂1辆……泗洪800辆宝马车中,有500辆是石集的。因为拥有众多宝马车,石集乡在互联网上被网友称为“宝马乡”。

  快报记者在百度查询发现,关于泗洪豪车的保有量,尽管网友发布的数据版本不一,但大家都认可的一个事实是,在泗洪县城以及石集乡,的确好车云集。

  6月29日上午,快报记者在泗洪县城泗州中大街看到,在10多分钟的时间内,从记者身边驶过的仅贴当地牌照的奔驰和宝马就有10余辆。保时捷、捷豹等名车也不鲜见。在记者去往石集的乡间公路上,也有一些年龄20岁左右的年轻人,驾驶着宝马敞篷车,飞驰而过。

  隶属泗洪县的石集乡位于洪泽湖畔,距泗洪县城南大约10余公里的路程。资料显示,全乡辖9个行政村,88个村民小组,总面积89平方公里,人口2.3万人。在去往石集乡的路上,记者向多位村民问及外界关于“宝马乡”传闻时,不少村民对记者报之一笑:“这里有段时间确实有不少好车。”可在石集街头,快报记者并未看到传说中豪车云集的场景。

  “现在上面在打击高利贷,开好车的人都跑了。”冯建设(化名)在石集街上有一家店面,专门经营农资。他说,年初几个月,几乎每天都有人放烟花爆竹庆贺买了新车。“春节过后,石集街头的好车实在是太多了。”冯建设说,奔驰、宝马、奥迪、悍马这样的车子在石集不稀奇。他听说石集还有人买了辆法拉利跑车。

  “这些名车都是当地人开的,上的也是当地的牌子。”冯建设说,石集到底有多少辆好车没有人说得清楚。

  对于互联网上公布的令人咋舌的泗洪县和石集乡豪车的保有量,泗洪警方有关人士称,有些夸张,肯定不准确。“这个不好统计,其中有外地投资者买了好车上当地牌照的情况,也有泗洪在外地做生意买了好车上外地牌照的。”

  当记者问及上泗洪牌照的宝马、奔驰等名车的具体数据时,上述警方人士答复:没有统计过。

  记者查询相关网站得知,在今年1月9日泗洪汽车城暨宝马、奥迪、别克、广本4S店启动仪式上,泗洪有县领导公开表示,该县私家车保有量已超过3万辆。宝马、奔驰、奥迪三大品牌保有量在1500辆以上。

  并不富裕的石集乡

  买车的钱从哪里来

  事实上,泗洪并不富裕。根据泗洪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该县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1亿元,财政总收入首次突破30亿元,一般预算收入首次突破10亿元、达到13.41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69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695元。数据说明泗洪县在江苏经济欠发达的苏北地区排名也比较靠后。

  泗洪农村合作银行是在石集的唯一一家金融机构,该行工作人员介绍说,该行现在存贷款量比较正常,比去年还有所上升,但存款贷款总额也都在7000多万元左右。“这里的老百姓并不富裕。”他说。

  而根据有关报价,以宝马车为例,最便宜的国产宝马也要30多万元。出现在石集街头的豪车,动辄价格都在上百万元。并不富裕的老百姓,如何有能力购买并拥有那些价格高昂的名贵轿车?

  梳理各大论坛中关于石集乡豪车云集的信息,不难发现一个逻辑:那就是相当部分的豪车,都与高利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名车背后的“创富”故事,都被网友与高利贷联系到了一起。而在记者采访中,石集人证实了这种说法。有石集人向记者介绍,当地不少人放高利贷,借来2分3分,放出去1毛2毛,甚至更高。就是以月息1毛(10%)计,借出去10万元,1个月后收回来就变成了11万元。

  这样的高利贷是如何操作的呢?“操作方式并不复杂,这里的高利贷体系呈现金字塔结构。位于金字塔底端的,是用自有资金进入的普通老百姓。而赚到钱的,则是这个金字塔中间环节的人。”据冯建设观察,石集乡高利贷活动都是以农村的地缘、亲缘等社会关系网络为基础,互相连到一起的。

  在石集,人们把放高利贷称为“放爪子”。实际上,“放爪子”的人也有好几个层次。有人将钱投给“放爪子”的人,得到的是3-5分的利息。尔后,“放爪子”的人再将钱放给自己的上线,上线给的利息可能会是1毛。中间经历多个环节后,钱款到达借款人手中的时候,利息有的已高达3毛(月息30%)多。当然,有些有渠道的人,在这个金字塔的结构中,并不需要经历太多的中间环节,可以直接将钱放给中间环节的“放爪子”的人。利息当然不是最底端的老百姓得到的3-5分,而是1毛。不管如何,高额的利差,是大家所疯狂追求的。

  “石集乡很多人都在做这个事情。和其他生意一样,放高利贷也是有人赚有人赔的。”冯建设说,过往的几年,石集乡民间的借贷也不是非常活跃,利息也就在2-3分之间;操作的范围都是在农村的熟人之间;为降低风险,还需要有担保人,写借据。但是今年春节后,一切全变了。

  冯建设说,今年春节后石集街上名车突然多了起来,而且几乎都是当地人开的,上的也是当地的牌照。原因是放高利贷赚了钱。“当时我手里有一些闲钱,看到那种场面,心也动了起来。”冯建设说要不是那个时候自己正盖房子,他肯定也把钱全部投进去了!

  冯建设说,钱都被那些位于金字塔中间环节的人赚走了。“比如有人以3至5钱的利息募集到1000万元,他可能只会将500万元放出去,剩余的500万元就用于自己消费了。这中间存在一个巨大利差的问题,只要资金链不断裂,就会保证巨大的利润空间。在石集乡,买好车的就是这些人。”

  “疯狂”过后谁赔了钱?

  拆迁村民拿补偿款去放贷

  在村民们的记忆中,今年春节后到5月中旬是石集乡高利贷活动最疯狂的阶段。

  6月29日上午,天气炎热,坐在树荫下的石集乡冯庄村村民王翠英一脸无助。今年71岁的王翠英所在的冯庄村去年8月份遭遇拆迁,政府给的补偿款,让这个贫困家庭有了些积蓄。“当时乡里面一共给了拆迁款6.7万元。”王翠英说,乡里面正在建安置房,这些钱用来购置新房的,现在不可能了。

  王翠英的儿子将这笔拆迁补偿款加上卖宅基地的钱,全部投进了高利贷。“我们老冯庄的村民,绝大部分村民都将拆迁款投进去了,现在上线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钱是要不回来了。”王翠英老两口现在暂住在一处简陋的民房内。房间里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据村民介绍,冯庄村有3个大队,七八百口人,都是去年拆迁的。“本来大家都没有钱,但拆迁后的这笔安置款,却让大家不淡定了!”村民们介绍说,冯庄村大部分村民都把拆迁安置款放了高利贷。之所以义无反顾地将全部身家投进高利贷当中,最直观的原因是:身边那些熟悉的人一夜暴富了。

  “某某家买奔驰了,某某家买宝马了!”由于住处距离街上不远,村民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庆贺的爆竹声。有村民回忆说,“那些发了财的年轻人,脖子上挂的都是手指粗、金光闪闪的链子。他们的家人也是穿金戴银。”

  这种突然致富的场景很容易成为一种“示范”。于是村民冲动了,王翠英的大儿子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将拆迁款全部投进去的。她的小儿子甚至还把自己打工挣来的1500元以5分的利息放了出去。

  几乎是一夜之间平静被打破。“今年过完年后,放高利贷之风开始疯狂蔓延。大家见面说的,大家实际做的,都是和高利贷有关的事情。”有村民介绍说。

  “利息太高了,一般情况下都是1毛多。”王翠英等介绍说,结息的周期一般是10天。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到期后拿回利息,而且又将利息投入本金,希望利滚利。“大儿子除拿家里的钱去放贷外,还在外面从亲戚朋友中弄来了不少钱。数额到底有多少,我们也无法知道。”

  现在,安置房快要建好了,但冯庄村拆迁后散居在石集乡政府所在地周围的村民们,有不少人开始望房兴叹。

  医生、教师、学生也参与

  网称:“全民高利贷”

  和冯庄村一样,石集乡的柳山村是高利贷活动比较活跃的地方。在柳山村,一位年轻人告诉记者,“柳山村很少有不放高利贷的。当时大家都疯了,都在放。”在柳山村的河道边,一位老人正在从河道中捞水草。他说,自己没什么钱,但也投入了几千元。现在钱收不回来了,只能认命。

  记者在石集调查时,豪车云集的“疯狂景观”已经不复存在;当初“放爪子”的人,也已经不知去向。“亲戚朋友都来要钱,在家里没办法呆。”有村民说,赚了钱的,如今已远走高飞;亏了钱的,也开始到外地打工,谋取生计。

  在石集乡几近疯狂的高利贷活动当中,介入的人员并非只有农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当地的教师、医生均有人参与其中。6月29日下午,在泗洪石集医院,医生李斌(化名)感叹地说,现在全完了,我把自己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都投进去了。

  李斌的收入在当地不算低,每月有3000多元。“如果说石集高利贷的结构是一个金字塔的话,我就是这个金字塔最底端的人。”李斌对记者称,自己投入的几十万元都是自有资金。放款的时候,约定的利息是1毛。为了慎重起见,当时还要求“放爪子”的人写了借据。但是从今年5月以后,利息就没正常支付过。

  在石集街头的一家装饰材料店内,一位妇女毫不避讳地说,她的儿子放高利贷。“石集乡放高利贷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我儿子是年初进入的,但是从5月份以后,就再没能从上线拿到利息。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他现在已重新到外地打工去了。”

  在调查中,有村民称,这场高利贷风潮甚至蔓延到了学校。有中学生也学家长样,在学校里放起了高利贷,上午借给同学1块钱,下午就要收回1块5.

  赵强(化名)是在石集乡做小生意的一位小老板,他感慨地说,石集放贷风潮影响的范围和涉及面确实非常广。“我投入的资金就有100多万元。听说许多人投进去的资金都以千万元计。在石集,甚至出现过有大学生放弃学业,专门放高利贷的极端情况。”赵强说。

  泗洪石集中学就在石集医院的斜对面。一位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的老师对记者称,在石集乡,确实有很多人都在放高利贷。身边的教师也有人参与,但人数应该不是太多。“老师们收入比较固定,不少人都在县城买了房子。每月都要还贷款,盈余资金较少。”该教师分析称,“有的利息都达到了3毛。你说做什么事情能有这么高的回报。要么就是非法集资,要么就是诈骗,可能涉嫌违法犯罪。高收益也就意味着高风险,教师还是比较理性的。”

  “风潮”从春节后开始

  春节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调查中,几乎人人都提到,席卷石集乡的高利贷风潮是从今年春节后开始蔓延的。这个春节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有一个大背景!”泗洪农村合作银行有关人士介绍,高利贷肆虐与国家金融政策有关。进入2011年,货币政策由“宽”转“紧”,融资需求却未见降温,供需天平两端加速失衡。于是,民间借贷对接了信贷需求的巨大缺口。

  有村民向记者分析,春节的时候,对于普通的村民而言,大家的自有资金比较多。“年底在外打工回来了,口袋里有钱。”

  这股高利贷风潮,也给当地的金融机构带来了一定的冲击。泗洪农村合作银行的工作人员称,高利贷对合作银行的冲击不小,春节后,受高利贷影响,银行的存款少了2000多万元。当时有一些人到银行进行大额取款,银行的3个信贷员都忙不过来。

  “银行小额贷款发放的对象都是农村的种植和养殖行业。我们无法预知是否有人借款后投钱到高利贷当中。”该人士表示,目前银行的存贷款量都比较正常,比上年有所上升。存款总额在7000多万元,贷款总额也在7000多万元。“为了控制风险,当时我们也向上级行汇报了情况。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对于还过后再借的,优先予以考虑。”

  有村民对记者称,年初有一段时间,在合作银行取一万元钱,也无法实现。该银行人士回应称,银行为降低库存风险,库存资金量确实比较有限。确实有一段时间大额取款需要预约,但现在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而在记者的调查过程中,一个名叫石国豹的人被大家广泛提及。不少接受采访的人称,他们的资金,最终都到了这个人的手中。李斌称,石国豹就是泗洪石集人,在泗洪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我和他是同学,石今年也就30来岁。但不知道为什么,去年以来,石国豹突然间暴富了,还在泗洪县城拿了地。”

  李斌对记者称,他和石国豹比较熟悉。以前听说石国豹资金短缺的时候,也在民间进行拆借,当时的利息是3-5分。那时,石国豹的信誉比较好,兑付也快,所以大家一直相安无事。但是今年以来利息高得吓人。李斌判断,石国豹本人确实也借款,但在石集乡也有一些人,假冒石的名义,对外募集资金。钱款到手后,一部分资金到了石手中,另外一部分则被这些人留下来,用于自己的消费,甚至买了豪车。

  有人对记者称,泗洪高利贷的资金链可能在今年5月份左右出现了问题。所以高利贷带来的诸多问题才得以为外人得知,网络上也闹得沸沸扬扬。“石国豹可能是民间集资资金的流向。”对于其他的流向,石集坊间传言很多,甚至有人称钱到了一位知名的泗洪籍企业家手中。李斌说,“目前找不到石国豹本人。有传言说他被警方控制起来了!”

  石集乡高利贷涉及的范围有多大?涉及的资金有多少?资金具体流到了哪里?泗洪农村合作银行有关人士对记者称,石集乡也就2万多人口,老百姓的资金也有限。李斌有一个判断,石集乡的这场高利贷风潮很有可能已经波及到了泗洪县城和周边区县。

  一边是疯狂的高利贷,一边是血本无归的老百姓。放贷者人员形形色色,使用贷款者都是些什么人呢?从记者的调查和现有的司法案例来看,石集乡使用高利贷的大概是3种人:一是企业老板,用于生意上的资金周转。二是赌博或者诈骗,赌徒们更愿意以最高的利息借钱。三是贷款消费,就是为了买东西。

  政府:未接到报警

  约谈、监控个别“爪王”

  事实上,从今年5月份以后,石集乡的高利贷活动已开始降温。招摇过市的豪车几乎不见踪影。赚到钱的一些放贷者、甚至亏空严重的一些放贷者,都似乎一夜消失了。普通老百姓的判断是:政府开始打击这种涉嫌非法集资,甚至诈骗的行径了。

  从年初到5月份,面对疯狂的高利贷,政府有关部门做了哪些工作?泗洪县公安局有关人士说,今年5月份,公安局、金融机构联合在县城范围内对非法集资情况进行过宣传。

  泗洪县委宣传部有关人士交给记者一份书面材料。该材料称,民间融资问题,泗洪近年来有所抬头。县委县政府对此情况一直予以关注,对出现一些苗头性的问题及时做了处理,共依法查处打击了五起内外勾结的非法融资案件。该材料显示,泗洪目前正在通过多种办法,努力引导民间融资依法规范、健康发展。一是放宽或鼓励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二是加大监控力度,限制民间资本过度进入房地产业;三是坚决打击民间资本畸形进入赌场等非法领域;四是对典型案例进行宣传,让民众充分认识到非法融资的危害性;五是对极少数民间融资“爪王”进行个别约谈,监控其收支能力和产业发展状况,防止出现资金链断裂之类的问题。

  泗洪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石国豹只是石集乡民间融资的流向之一,有关部门已经对其进行了约谈。”他表示,泗洪民间融资问题确实存在着局部利率过高和部分借贷手续不规范的问题,但正是这部分已经形成的问题,对普通群众是十分敏感的。所以泗洪在处置过程中十分小心谨慎,采用多种方法措施进行稳控,力争实现软着陆,努力实现平稳过渡和有效掌控。

  律师:

  高利贷放贷者损失

  不受法律保护

  快报记者在泗洪采访看到,泗洪县石集乡高利贷风潮,带来的问题不仅是经济上的也是社会上的,一些参与放贷的农民很可能出现无钱购置安置房的困境。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法学会会员、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茂通。刘茂通表示,高利贷受害人和知情者均可以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

  刘茂通律师说,高利贷与民间借贷的区别在于:民间借贷是属于互助性质的行为,通常属于私人之间的单独交往。虽然放贷者也从中牟取利益,但其利息一般不高,并且最多只能为银行利息的4倍。而高利贷的放贷者则是以牟取暴利为其唯一的目的,放贷者把放贷当做一种商业行为,利息过高。其二,规模不同,高利贷则规模较大,通常是向不特定的多数人多次发放贷款。根据有关规定,高于四倍以上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民间借贷不受法律保护。

  “对高利放贷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其法律适用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的书面回复认同。”刘茂通律师告诉记者,根据情况不同,高利贷在操作过程中,还有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吸收公众存款罪或者集资诈骗罪。“无论是上述哪一种罪名,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后都应该及时立案查处。任何知道案情的人或者有犯罪线索的人都有权利举报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不能以不是受害人为由拒绝受理。”



股票软件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模拟炒股   炒股软件   行情中心   大盘分析   大盘指数   大盘   股票入门   千股千评   股票知识  

与 文章关键字:高利贷 宝马 宝马车 相关的新闻

关于华讯   |   股民心理研究   |   网站导航  |   产品中心   |   上市公司研究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详情点击 
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  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价值研究  中国股民心理研究基地
大连华讯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网站 辽ICP备09028864号   
网站客户服务电话:4006996188 E-mail:webmaster@591hx.com